魚肉君

【三日鹤】魔法小草的正确培育方法(上)

*魔法师三明×小草鹤
*本章为幼儿篇
*养成play
*he,傻白甜
*中世纪
*成人篇r18有

三日月宗近是一个自然系的魔法师,能引发灾难,亦能控制灾难,总之自然界的一切难不到他。
作为地上最强大的五个魔法师之一中最美。
同时亦是栗田口王国承继者一期一振王子旗下的皇室魔法师,不过不务正业的他久不久就会消失,有时是数天,有时是几个月,最利害是一整年。不过散漫归散漫,三日月从来很懂分吋,只要皇室传出紧急求助,他必定会于五分钟内出现。
态度认真的一期王子,时常因为三日月魔法师这种待人处事方式气得胃搐筋,如果没了药研王子,一期王子相信自己的胃将离大限不远。

正如现在,三日月魔法师已经已经离开了冈位三个月,原因无他,在秘境中半游玩,半搜集光元素,好不容易摧残了半个秘境,才发现...秘境根本没有光,何来光源素。
老人经不起刺激,心感疲累,倍感不爱,于是随手拾起了数颗种子,就开始了摧残令一半秘境的大业。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三日月的居所十分简陋,小木屋,大厅放著盛满看似很深奥的书本的书柜,再加上小桌和椅子,没什么好说,而最养眼只有一盆长方形的大泥土。
而小房间放了一张大床和大衣柜,刚好留有位置活动。其余厕所和厨房不用说也行。
小木屋虽简陋,但却不会显阴沉,因为此地阳光普照,鲜色的攀藤植物在木屋的外墙壁成为装饰,四处皆是花草植物,屋内洁整。
屹立于四下无人的仙境,显得神秘

回家后,三日月首当的事就是种植秘境拾回来的种子,其次就是洗澡大呼睡觉,最后的是回到城堡对一期王子们交待,不过这就睡饱再吃点什么才算...

种子随著时间不断成长,初成了十数颗幼苗,再多过五年,只存活下三颗小草。

三颗小草都只有两片叶子,但有著明显的悬殊。第一颗是瘦弱的小草,可怜的它就像被欺压似的,被逼至盆裁的角落默默生长。
第二颗是不大不小的小草,它其余两枚不同,别的小草是青绿色,而它却是深褐色,有点争气的它屹立于最大颗的小草旁,似乎是誓要与旁边霸道的大草争持到底。

而第三颗小草存活于中央,是一颗非常大型的...大草?那颗草非一般大号,它差不多霸占了整个盆栽,显现之前活不下的种子的养份全被他吸收下。
能留下来的只有愿意退让或是坚挺抗争的小草...
三日月宗近没有想过,会在自己家的盆栽内看见世界的缩影,但他并不讨厌那霸道得弄死它甚多珍贵植物的大草。
嘛,植物也好,人也罢,大一点也是好事...

栽种六年,弱小的小草和褐色的小草该是收成的时候了,首先开刀的是弱小的小草,三日月小心地拔起草苗,毕竟秘境的植物具药用价值,所以必需小心处理。
弱小的小草被拔起来根部是一颗像车厘子一样相连著一大一小的狐狸,大的狐狸一只手掌尺寸,小的狐狸只有一只尾指尺寸。看到他们相连著,千年的单身狗三日月宗近魔法师莫名的感到不爽,于是默默拿起剪刀"擦"一声...果断剪开了他们相连的部份(即是两片小草相连的部份) ,各边留下一片叶子。他们就这样分开了,可喜可贺!
最后三日月决定把它们交给同有狐属性的魔法师兄弟--小狐丸。

然后就是褐色那颗小草,拔起是条龙,没错!你没看错是条狡龙,一条黑色的狡龙,但只有绕著一条手臂长短,加上头上那根小草,霸气的感觉荡然无存,毫无威吓力。
狡龙处于睡眠状态,有点萌,正因为这样令三日月魔法师放下了戒心,同时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并无意保留狡龙,念头闪过,不如把这颗龙草交给一期王子旗下那个常说著帅气,极著重视仪容自恋的小鬼,虽然他只是个刚有小名堂的新兵,但活过千年的三日月看得出,那孩子蛮有前途。
至于狡龙...应该没有杀伤力的...

......
除非有

至于最大那一颗,以三日月的经验而言,它还未成熟,似乎还要等,但也离收割的时间不远了。

抱著这种好心情的三日月魔法师就出发将两颗珍贵的植物送走。
由于三日月魔法师被一期国王,啊!你没看错,经过六年一期尼已经成为了国王。由于三日月魔法师在送礼时被一期国王啰嗦难以脱身,所以这送礼的旅程由原来一周延长至三周才完成。

回到家门后,凌晨,三日月魔法师依旧决定不顾型象呼呼大睡...但这个早晨似乎有点不安宁,使他难以无若其事地再度入眠。
"啪---啪啦---啪啦--"
房外就像交响曲一样,家具掉落的声音七上八落,正常而言这里是不会有人,排除灭龙和屠杀魔兽入侵灭掉房子那两次,这空间只有他一人,所以房外的声音显得十分诡异。
但谁怕谁,三日月宗近很强大,他可不害怕大干一场
已经做好让小狐丸为他重建木屋的心理准备,三日月把刀刃握于手中...

但大打开门并没有想像中什么强悍的怪兽...迎面而上只有扑在脸上,白色,毛茸茸,暖呼呼,大型的生物...
白茫茫一片,啥也看不见...
反射反应,三日月把那不知名的生物一下重重地掉到地上。
三日月才看得清,原来是只大鸟,头顶大片红帽。三日月的脑袋难得急速地转起来,这似乎是曾在东方见过...好像叫鹤的生物...
但三日月它管不了那么多,那大鸟在地上鸣叫了好几声,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十数下,似乎是痛得很。但没过多久那大鸟又开始疯疯癫癫地奔驰起来,家具的全被翻下,碎片满地也是,简直惨不忍到...
一切一切都令三日月更讨厌眼前的生物,他立即想要将眼前的生物宰掉来吃。

定神一看,三日月发现大鸟头上似乎顶著什么,是一颗小草,像狐狸和狡龙一样的草,三日月忽然明白了,这大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自己埋下的祸根。
虽然不知大鸟头顶的草为何会缩小,而变成下面那只庞然大物,但三日月肯定那就是自己在盆裁所种下的大草。
然而三日月魔法师已经没有脑力去思考前因后果,更不想反思栽种的方法哪里出了错。他只觉得累得很,想要补眠,而他确是这样做,果断地关上房门。
至于那只神经病的生物,睡醒就交去皇室农场,蒸也好,烤也好,让人吃掉就行。牠有药用价值,不算浪费,总之就是要牠从自己眼底永远消失。

"唧唧"
中午,三日月魔法师再次苏醒过来,只因被敲打房门弱弱的声音叫醒,非常烦躁的他暴跳如雷地打开房门,
"啪---"力度大得只是没差把房门弄坏
眼前空无一物,屋子依然是纷乱一片
"啪---"三日月果断地再次关上房门

晚上,嗜睡的三日月魔法师终于复活了,打起精神的他,准备实践他把那只厌恶的大鸟送去屠宰场的大业。
打开大门,鸟不在...
而眼睛横扫,家具依然凌乱,却发现了一样不可思议的东西---一团瑟缩于角落抽泣的团子。
那团子坐在角落,全身赤v祼的他紧紧抱著双腿,一边颤抖,一边抽泣,是一个雪白的孩子,头上...顶著一颗小草。他似乎发现三日月正一步一步的走近他,赤v裸的身体颤抖得愈发利害,双腿不断往后退,但却意识到无处可逃,开始传出咽呜声,仿佛受伤的小动物害怕再次被害却逃不了的感觉。

三日月有点手足无措,他没遇过这种情况,孩子非常抗拒他步近,躲避的行为非常明显。
三日月小心地蹲下身,静静地观察这依然不愿抬起脸倦缩一团的孩子,才看乱孩子臂膀上有一大片狰狞的瘀伤。轻抚著瘀伤却发现这孩子身体非常冰冷。
孩子大概只有五六岁,而以栽种的年数而言也确是六岁,大概刚成鸟型令这孩子十分慌乱,而三日月竟不知,早上还直接把个六岁的孩子抛在地上,造出这样可怕的伤口,想起当时大鸟痛得在地上鸣叫抽搐的画面,三日月的心就像被撕开一样。

或许又饿,又冷,又痛,实在令他受不住。所以下午那孩子冒著险敲他房门,但自己却无视这孩子,还重重地关上门。最后那孩子就受忍受著痛苦,在害怕中渡过了一整天...三日月不用闭上眼也能幻想到孩子被伤害后,难过又无助地蹲到角落哭泣的画面...太惨了!
竟然让初成形的小孩留下这样的记忆...三日月是个对一切都冷感的人,但这次他实在是于心不忍,见到面前还在颤抖的孩子,他就倍感内疚...

「没事了...别哭...」三日月轻轻抱起孩子,吞吞吐吐地说
但面前的孩子却哭得更利害,使三日月愈发不知所措「别怕...我不会再伤害你!」
他轻抚著孩子的脑袋,直到哭泣声和颤抖都消停下,孩子哭累睡在他怀中,他才敢替孩子洗澡,用魔法替他治疗,为他穿上过份大件的保暖衣服,让他在大床上舒服地睡去。
既然变成孩子就要好好照顾他,总不能抛下他,直到最后选择放手的那天前都不让他受到丝风吹雨打,三日月下了此心最大的决心。

阳光正好,肚子已经饿得无感,伤口似乎不再痛,不再感到寒冷,孩子张开眼睛,首先揉揉眼睛,下意识摸摸顶头上的小草。
昨天的记忆汹涌而出,此刻脚步声从房门外传出,窄小的空间无处可避,只有一张大床和衣柜...
捧著食物的三日月推门而入时心情简直是睛天霹雳,对著空无一人的房间,无法推断前文后理。

应该无法在这里出去才对...
难道他是在自己煮吃不留神时逃掉...没可能的,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就不是三日月宗近。
那...还有什么地方能躲...?
!!!衣柜!
(ps.以上是三日月宗近的心理活动)

「唔...能出来露个脸吗?若你坚持逃避,我只好把你从衣柜拖出来吃掉呢!」三日月不想强用身体暴力再伤及孩子。因此向来傲慢的他选择用恐吓形式让猎物自动出来。

成效十分显注,白色的孩子不足一秒就跳出来。看来是懂听人说话的,甚好!

「出来了,甚好甚好!你也饿坏了,过来吃东西!」三日月毫不忌讳地把清水煮红薯,来给同样为植物生成的小草食用
孩子迟疑地看著食物,想吃又盯盯三日月,又不敢吃。

「没事,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可以放心!说起来,你能说话吗?」只见孩子对自己保留十足戒心,三日月试试用别套路跟孩子拉近关系

而孩子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只怔怔看著三日月整个人僵硬著,不敢有任何动作。

看到孩子没有亲近的打算,三日月都有点心灰,但他得以笑来掩饰「哈哈哈哈,看来不懂吧。没关系,说话也好,魔法也罢,我全都会教你。以后你得要跟我一起,我照顾你,总比跑到外面被人当成魔物处理来得要好吧!」
三日月在家很少说话,在只有植物和书籍的空间不需言语,他没有留意到刚才跟孩子说话时,流露了多少喜悦。
但孩子似乎不懂说话,只得咦咦啊啊的发出类似抗议的声音。

三日月直接无视孩子发出声音的意义,只觉得孩子软软的声音极之可爱,心情愉快的他自愿自顾地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作为地上最强大的五个魔法师之一,被赞誉最美。因为眼睛有新月痕,所以称作三日月」
孩子似乎跟不上三日月的回路,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愣愣看著他,没有任何回应
「唔...对了,你还没有名字,就给你起个名字吧!诶...叫草球或是鸟球如何...好像不太对呢...」
「嗯嗯...还是用你的品种起名吧!鹤球?对!鹤丸吧!你是魔草正是良药,丸正好为药...鹤丸鹤丸真好听!」

「鹤,以后多指教!」三日月笑著摸摸鹤丸的脑袋
鹤丸只一脸茫然地看著这个脱线的魔法师

故事正从这里开始



评论(1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