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论家猫成为废猫的演变论

我家有一只猫,很可爱的,小时侯在街捡回来的,大家也很疼牠。牠是我爷爷的猫咪,但比起老年的爷爷他似乎更新近我,所以我与牠感情很好...大概
他有个名字是爷爷给他起的,叫鹤丸。真奇怪啊!明明是只猫,却被起了个鸟类的名字。由于鹤丸这名字实在是太土气,加上他有著胖胖的个子,于是我给他起了个别名,叫鹤球。

这猫有著文静的外表,可是这只是幻像,他闹腾起来,简直是脱兔乱马。例如把我的马克杯推下地狱,化作碎片,更别说把床柜和书架的东西都弄得散落一地。
而且也很懂玩,例如把我明天要交已完成的作业撕成纸碎等等的...
总之就是一个惨字

如果他是人,那他的癖好一定是喜欢吓人,怎么这样说?每天早上我也觉得自己躺在手术台上,事关第一刻睁开眼睛并非看见美好的世界,而是一双收缩的金眸,眸子的主人毫不忌讳自己肥胖的身躯压在我身上,并且一脸正式更居高临下的看著我。我在想如果他懂说话,那牠一定会对我说:「从车祸后,你已躺在床上一年了,现在感觉如何?」
他的兴趣就是吓我,不是说笑!例如补课回家他最喜欢在黒柒柒的房间跳出来,然后出现在我眼中的通常都是一地垃圾和纸巾。
再者就是把蟑螂.虫子尸体等的东西放到我枕边,猫的报恩?心领了!
除了这些惊吓.吃饭.生产粪便外,这家伙根本没有过任何贡献。
看著牠甜美的睡颜,我不禁想,我是否这么好欺负,他才会乐于亲近我

我曾听说猫是不会因为你的性别.样子.种族.贫富.信仰而看不起你,而因为他是一只猫,所以他看不起你...
正如站在正在铲屎的我头上的家伙一样,牠是一只猫,所以牠看不起我

我一直也很放任这家伙,由牠胡作非为自出自入,而有件事我终究这是放不下心,近日鹤球每天总有大半日失去影踪。虽然不想限制他,但始终这样到街乱逛可是不好,他那么可爱,谁知哪天会被人抓了去。

于是我决定偷偷跟踪他,还好,这个圆滚滚的家伙只是在散步,尾巴微卷的前端,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好吧!走很久,鹤球似乎累了,又或是看到什么,忽然呆著,停下来的他舒服地用后腿抓痒耳边,然后又舔舐著自己肚皮,再者往下到蛋x和菊x都舔了好几遍。我不由得感概光天化日下做著这种事,我的猫真够没节操啊!

然而当他舔得差不多时,忽然一下跃身,攀过身边一道接近两米高的围墙。我反应也来不及愣愣地看著!
噗糟!你这是擅闯民居啊!!!
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市民,我当然不容许自家的猫在别人家搅事。于是我用九秒九的速度跑到正门。但没想这家的门牌的主人竟然让我吓一大跳,门牌上的姓氏为"三条"
关于三条家我的印象不大,大概是远房亲戚,还有依稀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因为很多年没登门拜访,我都快要忘记了。

但这位老人的家离我的家可不算近啊!我可没想过鹤球在我没注意的时候竟然跑得这么远。
而在我正在犹豫要如何叫门时,正好一把声音把我叫出困境。
「哦啊!这不是五条的孙女吗?真是很久没见了,还真长大了不少呢!」声音主人正是我刚才提过的三条伯伯
「三条伯伯你好!」我礼貌地问好,然后就解释会出现在此的来龙去脉。

「你说的是那只胖胖雪白的猫吗?」三条伯伯难得惊讶起来「哈哈哈,那只猫咪每天都来这里玩耍,没想到是你的猫咪!可真算缘份了,甚好甚好!」
即使三条伯伯大方地叫我不用介意,但想到自己的猫每天也来打扰人家,就觉得不好意思了。
「抱歉!真的太劳烦三条伯伯了!我马上把鹤丸带回家!」我立即愧疚的道歉。
「没事没事,没有劳烦到我,只是...」说到这三条伯伯忽然住口,仿如有难言之隐「现在有点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看到三条伯伯犹豫的表情,我不好问出口。

「没事!」三条伯伯放弃般把我请进来室内。
愈是接近客房,声音愈是清晰...是猫味呻吟,就像有点嘶喊的声音,听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更是令我心寒起来。脑内不由自主浮现出不好的画面,害怕著打开房门后,地上躺著的会是一堆被分解的猫肢体,脑洞使我有点却步,但无由来对人抱有坏疑可是很不礼貌,于是我还是打开了房门。

但这一打开,可不是房门,而是新世界的大门。
鹤球完整无缺的在我眼前,但如果忽视在牠身上压制著牠,并不断摆x动的蓝猫,那一切也很正常。
那只把鹤球压在身下的猫非常精致,灰蓝色的毛非常有光泽,摸起来一定非常顺滑。牠看起来是只大猫,与鹤球不同,鹤球的体型叫胖,而那大猫的体型叫作矫健。不用尝试也可以想像到,如果被牠随意抓一下也不是开玩笑,绝对能见血。
不过抚心自问,如果不是这情况,我绝对会超喜欢这只猫,这猫真是美得不得了。
而见到自家跳皮的家猫,被别家的猫压著来x操可真是刷新三观,我家的猫可是公啊!公啊!一向宠牠到快要捧上天的我,哪能容忍牠被别猫糟蹋,看到牠痛苦又逃不了的样子,我可是心痛得要命啊。
我近乎本能地把手伸出去,但快要碰到时,眼前一亮把我吓得往后跌。猫的利爪一瞬间往我的脸挥过去,幸好三条伯伯在同一刻的怒喊,勉强截停了那猫,不然我就要毁容了。
「三日月宗近!」三条爷爷大喝

而那只叫三日月宗近的猫虽然停下攻势,但却没有示弱,印著新月美丽的眼睛毫不掩饰地怒视著我。似乎是想向我宣泄主权似的,狠狠地咬著鹤球的后颈。
猫的交x配时间很短,不知是否故意,三日月狠狠地一撞,使鹤球叫得非常浪,这场x事就完结了。
前后不到两分钟!却成了我终生的心理阴影。
待他们的结消退后,鹤球已经累得睡著了,三日月就像怜惜的舔舐鹤球的毛,牠对我的敌意似乎并无减少,在我几次意图抱回鹤球时,牠也发出嘶嘶声的警告,利爪露出狼牙。

最后在三条伯伯的帮助下,我才拿回我家的鹤球。
最后三条伯伯没对我解释,大概也是尴尬到极点吧!我也是在礼貌性的道谢后,抱著鹤球头也不点的离开了。
在这次后我重新审视后,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主人,没想到我为了让自己的猫咪自由快活一点而放养,却令他被别家的猫强x!
那天晚上我立即买了个窗网,把窗户封得死死。我还意识到我犯下大错,竟然没有早早把鹤球x割掉,不过这个就算了!事到如今都六岁了,才把牠绝育好像有点过份可怜。

在那后,我没再把鹤球放养。但同时,牠从此变得闷闷不乐,原本活泼爱搅事的牠,如今变得茶饭不思,终日凝视著窗边的远方。也难怪牠啊!被强x了,还要被人困在家中,任谁也不好受吧!
我试著买点新玩具,或是看起来很吸引的猫零食来哄牠,但始终也是徒路无功,他始终还是无趣地把身体卷缩,静静地躺在角落。
同时,牠的食量也随之而减少,以前视吃如命的牠,现在可是茶饭不思了。连高级罐罐也不屑一眼,情况日益严重,看著消瘦下来的鹤球,我心感不妙。

不就是要出外罢!用不著玩到绝食吧...
于是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拿著狗带的我,不自觉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但在牠三番四次倒在地上,我正式宣判这计划失败了。猫本身就是不适合溜的动物,所以用狗绳溜猫散步的我,觉得自己有够奇怪了。
刚刚出门鹤球的样子显得兴趣勃勃,双眼都要发出光芒了。原本打算在公园走一圈就回家的我,没有想过鹤球就像是有目的地似的,一直使劲往反方向扯。试问一只套著狗绳的胖猫,又怎么能斗过一个有气有力的年青人。
大概牠也深知不会成功,所以牠忽然滞住,并以一秒钟的速度倒下来,不要坏疑牠是中暑晕倒,只因牠面上不屑的表情很明显写著,牠连气力也懒得给我浪费。最后任由我如何抱立牠,牠还是跟我作对似的倒下来装死!!!我试著拖行牠也是毫无结果,还快要被人当成虐畜。
好吧!我心中响起了一句歌词"只能说我输了!"
最后我只能眼角含泪,在三十二度的高温下,挥发著青春的汗水把这个千斤重的米包抱回家。

后来我发现他整天只呆望著窗,不是看著外面的世界,更加像等著哪个谁来找牠。
怨妇?哈哈!猫又怎么懂得那么多。

但事实证明我是错了!
那天我一如以往的下课回家,但回到房间的情景简直令我毕生难忘,房间很整洁,但我的眼睛无法从爪子.牙齿都流著血的蓝猫,还有倒下来的窗网移开。
而那只蓝猫正是那天我在三条爷爷家所见的---三日月宗近
眼看到鹤球温柔地舔舐三日月爪子上的伤口,然后卷缩在牠的怀边,我就知道,误会大了...
原来,他们是...那个...那个...那个!
看来我棒打鸳鸯了。

我辛辛苦苦用铁线挂起来的窗网就这样报销了,房间倒不算一片狼藉。只是那个非法入侵者看起来就不太好了,正如刚才所说牠的爪子和牙齿都破了,丝丝地渗出血,甚至沾到地上也有,很明显他出尽气力嘶咬.挥抓,不顾一切地打开被铁丝居定好的窗网。
为的是什么?只为了与那只蠢胖的猫相会。不得不说,这行动真的感动到我了。比起狗,猫对一切显得份外冷淡,没想过竟然会有这种深情的猫。

而三日月看到我时,眼神依然尖锐,但却少了几分敌意。牠把躺在他身边的鹤球强势地抱过来,一下没一下的舔舐顺毛,而鹤球则享受得瞇起眼睛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算了!看著这形势,谁也分不开他们了,要秀恩爱就滚到一边吧!单身狗受不起。
现在优先还是想办法把流著血的猫大爷带去治疗吧!

后来呢?牠们两只家伙愈黐愈近,那怕分开一秒也像要牠生离死别似的,够了!我没眼看,最后经过我慎重考虑,我还是把鹤球送走,给了三条伯伯照顾,为什么?
当然我还是不舍得,但考虑到牠们可是无时无刻也要粘在一起,而我又不忍心抢走一个孤独老人的猫咪,取舍下,我牺牲了自己,把鹤球送走。
再说,我可不需要一只没了别家野猫,就会变成一只废猫的宠物。

当然后来我可是经常去三条家看看鹤球,但看到的都不外乎三日月追著鹤球的屁x眼去嗅,然后舔x舐鹤球菊x后遭到猫拳攻击,最后是旁约无人是啪啪啪的画面。
我默默安慰自己...还是眼不见为净。
...牠们高兴就好!

--------

*养猫一定要装窗网!放养撞车和失踪,一去无回绝不是传说!
*猫在四至五个月就可以绝育,绝育对身体有益!
*猫不适宜溜!
*对猫的啪啪不了解,也懒做功课,请别深究!
*对于猫习性一知半解!错误有,看看就算!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