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吸血鬼先生与木乃伊少年 (万圣节贺文)

*迟到的万圣节贺文
*吸血鬼x木乃伊
*伪成年三明x少年鹤
*背景时代捏造,求别较劲
*甜文

万圣节是众魔. 神. 人和鬼喧闹之日,作为贵族的吸血鬼先生---三日月宗近特别期待今年的万圣节,事关名门武家伊达沉睡了千年的木乃伊少年将要在今夜12时醒来,一向对世界爱理不理的三日月宗近竟然对此感到兴趣,为了满足好奇心,三日月决定在今夜潜进伊达家,一目那即使沉睡著依然被伊达家不离不弃地待奉了上千年的木乃伊。

晚上三日月正如上述所言,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伊达家,由于明晚才是万圣节,所以木乃伊依然沉睡著,本来三日月已做好干臭味迎面而上的心理准备,又或是躺著的是脸成褐色干巴巴被绷带扎得死死的尸体。

意料之外,躺在床上的木乃伊比想像中显得更干净,好像传来淡淡的花香味,是一个秀气的少年;他几乎全身被绷带包著,不过只有颈子和头部仿如饰带的一般只绕上了一圈绷带,其余地方也是不见皮肤;少年身穿一件白物圆领恤衣,下身则穿著一条长黑裤和挂著金色饰物的黑色长靴,最醒目是挂著金色链子长及屁股的一件黑色连帽披衣,使少年显得可爱。三日月暗想伊达家一定有人很爱装扮。

他不得不说伊达家的人一定是很悉心对待这个木乃伊少年,不然一千年沉睡的尸体不理会一时半刻,都已经不成样子,他们一定是无间断的去照顾这少年,虽然不知是如何形态,但他们都一定很爱这少年!

最重要是少年的容貌十分可爱,除去衣装,一定是白色的一团小东西,头发白,皮肤白,令人心动的纯白。睡眠的样子十分安稳,外表只有14至15岁。总之就是惹人怜爱,这是天使吗?不!这是木乃伊,不!这一定是天使…哪有如此安祥可爱清秀戳人萌点惹人怜爱的木乃伊啊!问世上这样的木乃伊有几个?

在痴汉三明内心凶涌的奔腾下,他决定将这木乃伊打包回家,你没看错!是打包走!…堂堂一个魔界顶级血族竟拐带只有一面之缘的普通名门的少年,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吧!但三日月宗近偏偏是他这样做了…

随著深夜来临,三日月宗近就愈来愈期待,虽然把少年抱回家是一时冲动下的决定,但清醒过后的他也不见得有后悔著,若喜欢就把少年留下,不喜欢就用著什么在市场拍买下后才知道他是伊达家的人,这样的借口还回去就好。

10月31日「12:00」,逢魔之时开始了,钟声正是序幕。
躺在床上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但仿如未适应一般猛然合上,这正是千年未重获的光明,光线影像重新接收,这刻眼睛生涩得仿如要盲了一般,就这样重复开合了眼睛好十数次,少年才有点适应光线,依稀中脑部接收到陌生的人影。

「吓…咳咳到了,没想到我家…咳咳…竟然来了个这么美的…咳!下仆……吸血鬼先生咳!!!你真吓到我啊…咳咳咳…请问我家的光忠和小俱利咳…到了哪里去…咳咳咳。」由于千年的沉睡,连梦语也没有一句,所以少年还是难以说话,但当下的情景却使鹤丸无法安定情绪,所以边咳嗽边说话,使话语的威吓性成负值,在咳嗽下反显软趴趴的,有点可爱。

「哈哈哈,这么有精神甚好甚好…嗯~至于问题呢…孩子你还是先回回气吧!」三日月真的被少年逗乐了,没想到这孩子一起床就是在讽刺别人,但却反使自己吃苦了也不停下来,果然这孩子真的很可爱呢!

「咳咳咳咳…没事…吸血鬼先生…这不是我家吧!」鹤丸用金色的双眼不安地环扫四周。

「嗯嗯~的确,从何说起呢?你家的人把你卖给了我。」就像早编织好的谎言,三日月流畅地说出。

「骗人,他们不会把我卖掉。」 鹤丸坚决地说

「哦!你为何有如此自信?」 即使被鹤丸揭穿三日月亦是可以脸不改色地笑咪咪著

「因为俱利和光忠是我爸妈!」鹤丸得意地回应

「……」先不说两个都是男,火龙(能变成人的) 和狼人哪里诞得下木乃伊的儿子?

「何况他们若要离弃我…才不会待到今天呐,不要跟我说你早买下了我…这房间可是连…咳!绷带和香油也没有!」其实这才是重点对吧!

「哈哈哈哈哈…真意外啊,唔~孩子你意外清醒,爷爷真不敢相信你可是睡上了整千年刚醒过来啊!」醒目的程度使三日月不禁感到佩服

「吓到我了,你竟然不否定,我能把这番话当成你…咳咳在默认拐带我吗?这样没问题吗?顶级贵族吸血鬼先生」大概鹤丸真的吓到了,脸上难得露出吃惊的样子。

「哈哈哈哈…也没甚么不好,虽然拐带这字眼有点失礼,但我不能完全否定呢!」
他有想过孩子醒来后可能会大吵大闹,但少年理智的程度不禁令三日月感到吃惊,甚至还不停毒舌地讽刺他,果然这孩子很合他的口味。

「吸血鬼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可让你吸的血,可不能成为你的粮食啊~所以你还是快快把我还回去吧,小俱利. 光忠现在应该担心死了。」鹤丸终于有点顺回气,至少没咳嗽了

「不得哟~」三日月笑说
「哈!?」鹤丸表示难以相信

「巨体而言,我也不知道为何把你带回来,诶…在我想到原因前,孩子你就先留在这里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交还回家。」
「唔…至于伊达家,我就让你写一封书信回去报平安吧,当然书信我会先过目!」以免你这坏孩子出诈。

「……」
「好吧…」鹤丸一脸认真地说

「哈哈哈…没想到孩子你会答应呢!」有一瞬间三日月的脸难得显现出惊讶的表情,但只是一瞬间

「 被吸血鬼拐带不是很惊吓么? 惊吓是人生中必须的啊!若果凡事也能预料到,心会因此死去。」少年坏笑著,然后又有点认真地说「但写信的事你必须守信!而且不久后你要把我还回家。」

「啊哈哈哈,随你随你…
欢迎来到吸血鬼殡葬馆,哈哈哈,弄错了呢…
我是三条家的四子,因为眼中有新月,所以被称作三日月宗近,多多指教。」

鹤丸挑挑眼眉,总觉得眼前的吸血鬼好像很残念似的,然而名字却好像有点熟耳,不过他没有管那么多
「我是鹤丸国永,
生前是五条家的长子,死后被伊达家收留了,由于中了驱魔师的咒语,所以沉睡了千年。」

「甚好甚好,鹤吗?很适合你的名字呢。」三日月轻轻抚著鹤丸的脑袋。

「那么之后三日月你会给予我怎么样的惊吓呢?」鹤丸轻轻地笑起来。

----------------------------------------------------------

自从鹤丸留在这里后,这所本来死寂一片的城堡充满了生气。三日月是吸血鬼,因此白天需要充足的睡眠,而鹤丸可能是睡了太久,反是不怎么喜欢睡,因此白天无所事事的他,总在堡垒作恶作剧,有一次他把三日月拜托异兄弟石切丸买回来的绷带包得满屋也是,到晚黑三日月醒过来看著布满绷带的家具,真是哭笑不得。

由于三日月终日在家中无所事事,连生存必需的血,都是拜托他的异弟小狐丸带给他。而两人甚么需要都是托三条家的异兄弟带回来,完全足不出户,有时就连鹤丸也替三日月的家人感疲累。三日月的异兄弟最初对鹤丸的存在感到惊讶,但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一笑带过,期后都跟鹤丸熟络起来,偶尔拿拿两人开开玩笑。

为了躲避白天的阳光,三日月会睡在毫不通气的棺材中, 更加会用窗帘掩蔽著城堡的大窗,使城堡黑沉沉一片,有一天三日月睡醒了后发现棺材打不开,这明显是被人用什么压著盖顶,这所房子除了鹤丸外还会有谁呢?三日月脑袋立即转过来,这不是恶作剧,而是鹤丸为了逃跑而拖延时间的技俩。
三日月立即著急起来,连自己也未意识得到,为甚么他要这么紧张,鹤丸只不过是一时兴喜拐回来的玩伴而且,要走让他走不就好了么?三日月就已经用蛮力打开了棺木,棺木和上面的重物也被粉碎,一件一件的渣滓从高空重重地坠落到站在棺木旁的鹤丸旁边,这次鹤丸真的被吓愣了,没想过自己的恶作剧会使三日月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能这次真的做得太过了
「…哈哈哈哈…有被吓到吗?啊…啊……抱歉!」
三日月见到鹤丸还在这里,脸色立即缓和起来,轻轻抱著鹤丸说「没事,真的被吓到了。」

自从那次后,三日月了解到鹤丸对他的重要性,于是为防止鹤丸在白天逃跑,三日月邀请鹤丸一起入棺木睡觉,没想过鹤丸有点抗拒,更说自己很讨厌窄小的空间,特别是…棺木。

经三日月几番曲线的追问后才得知,鹤丸生前是名门的长子,但由于患病所以身体十分虚弱,千年前医疗落后,众人将病归究为恶魔附体,在一次病发下神父有意或无意地误判鹤丸死亡,以防止邪气扩散为由,当机立断地把鹤丸涂上香油,更用绷带把他包起,并以贵族的方式下葬。但真实是鹤丸并未死亡,在下葬之际渐渐清醒过来,经过徒劳哭喊挣扎后,就这样恐惧地被活葬至死。
由于最后还留有一口气,在百年后的一个万圣节,鹤丸因被盗墓而复活过来,正确而言也不算活过来,而是以木乃伊的形式再生,虽然在生的经历很凄凉,但出奇地鹤丸心中说不上有恨,所以他并没有在民间作恶,只是晚上漫无目的地游荡。
虽然没有作恶,但这姿态吓到了太多人,最后碰巧被伊达家两位家主领养了,这样平静地渡过了二百多年,鹤丸已经强大起来。
后来教会与魔族因为一点小事引起了全面战争,持续近二百年年,相方都损伤惨重,最后两方都无心再战,定下了互不干扰的成文契约,被落下诅咒的驱魔师和魔族,纷纷互相救治,驱魔师替魔族解开永恒的咒语,巫师为人类解开世代的诅咒。而在战争当中,鹤丸为了保护一个被逼上战的孩子也惨中咒术,但对鹤丸下咒术的大驱魔师早就去世了,因此大俱利和光忠只能托付大驱魔师的后人强行解咒,使鹤丸能在千年后重新苏醒过来,代价为削弱魔力。

而令一边,三日月十分美丽,虽然很美丽这点使父亲三条十分自豪,但有时三日月却感受到三条宗近看他的眼神里深埋著恨铁不成钢的遗憾,古人固有的概念为美丽的事物总是易碎的,所以三条宗近把三日月放在家养,只在贵族的聚会担当网络关系的角色。
因此养成了三日月令类的傲慢,有点不明显的孤癖,更不懂照顾自己的性格,使之他经常质疑自己的存在意义,明明是吸血鬼却没用武之地,就在这样寂寥的环境下活著。
然而教会和魔族那场战争三日月也同是经历过,连一向被管束在三条家的他也被逼上场,事态十分严重,那次是三日月唯一一次使用体内庞大的魔力,那股力量横行魔族,令人类恐惧著,最后三日月跟其余最强大的四魔被称为天下五魔,最讽刺的是三日月竟是因美丽而冠名。
战争在二百年结束,虽然教会可耻地将和约改称为勇者战胜魔王,但魔王已无心再管可悲的人类。自那次后三日月的能力被三条家认同,不再把他像傀儡管束在家中,他终于得到了自由。

鹤丸的经历使三日月想起自己的身世,莫名地被类近的寂寥吸引。
而鹤丸在诉说复杂的经历时,表现得很淡然,使三日月都不知如何回应,心里却是酸酸的,暗暗地更怜爱鹤丸,虽然知道鹤丸并不需要他,而是需要伊达家的家人,但他却很想把鹤丸留下,好好地保护他,悉心的照顾他。

然而久而久之,三日月最担心的问题终于来到了。
「三日月,你打算何时把我还回家啊?」鹤丸熟练地用香油拭擦著自己的身体,若无其事地问。
三日月顷刻愣住了,下意识地静止了手上看书的动作,沉默了一会才回答
「鹤啊…这里不够好吗?我们不是相处得很高兴吗?为何还想回家呢?」还没等鹤丸回答,三日月又再说「要不让我养你啊~唔…我会给你买更多高级的香油和绷带!还会买更多可爱的衣服!」
鹤丸有点哭笑不得地回答「吓到我了,我又不是说不回来,老头子你怎么也要让我回家跟家人打个照脸吧!…而且你还觉得香油和绷带不够多吗?你买的可是用得上一世纪啦!还有可爱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啊!」
鹤丸的确在承诺他会回来,可这种开玩笑的语气里到底又有几分是真呢?三日月不敢去考量,
「嘛~再待回吧!」于是他继续用那种没了期的话语去敷衍鹤丸
,而鹤丸只是用著不满的眼神瞄了三日月一眼便没了下文。

-----------------------------------------------------

在那之后回家成了两人不明文的禁忌,自那次后,相方再没触及这话题。直至一次,今剑和岩融到三日月的城堡…

今剑本来是强大鸟人(总觉得写天狗不太好), 但由于人魔二百年那场战争中,今剑中了诅咒年纪被削小,即使其后驱魔师极力救治,也起不了很大作用,今剑身心都停留于十多岁的状态,因此三条家都对他十分包容,特别是岩融,
虽然岩融是被三条家制造出来的魔物,外界部份鬼魔都不承认他是三条家,但他和今剑的感情却十分要好。

正因为如此今剑就如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般口直心快
「鹤丸鹤丸!!!你知道吗?最近你家的两个家主都发飙了!」
「哈!?怎么了?」其实就算不用问鹤丸也能猜到原因。
「我说啊,伊达家家主们好像在找…」
「今剑!!!」碰巧三日月和岩融从仓储回来,听到这句话,三日月一声怒吼打断了今剑的话,第一次被三日月威慑的今剑真的被吓坏了,孩子立即跑到岩融背后。

而岩融见到这状况心感不妙,于是立即作出不像辨解的辨解「哈哈哈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三日月和鹤丸都别放在心上了。嗄哈哈哈哈,都快天亮了,再不休息可就危险了,既然鹤丸的猫装披衣都放好了,那么咱们走了。」
岩融立即豪迈地抱起今剑,赶在招来横祸前离开

「好走,不送了!」三日月只是不屑的瞄了一眼他们,没有再说话。

「三日月,猫装披衣是什么来著啊!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啊~真是吓到我了!」相反鹤丸比起三日月冷静得多了,仿如一脸无知的,使三日月有种错觉,觉得鹤丸其实什么也没有没听见,因此十分糊涂地放下心了,然而不知三日月真的一时忘记或是刻意忽视掉鹤丸国永很懂得收藏情绪这一事。

之后几天鹤丸的行为一切正常,表现得很平静,但三日月不知道鹤丸心中是如何翻腾,鹤丸肯定了三日月绝不会让他回家,但这样不论写多少信件也不是办法,他不想大俱利和光忠担心,更不想他们为寻找自己而出事,所以他必须回家。

但他始终又放不下三日月,他喜欢三日月,虽然在性格上两人堪称两极化,但鹤丸依稀地感受到他们有著同病相连的地方,两者莫名地理解对方,被对方吸引。
鹤丸怎么样也不忍心离开三日月,把他一人留在这片鸦无声,只令人感到空虚和寂寥的城堡,使他再次单影成只的,光想想鹤丸就已经感到荒凉了。鹤丸自知三日月一定是很重视他,不然身为顶级血族的他一定不会缺陪伴,他可以找个同等级优雅温文的贵族,而事实并非这样,三日月以始至终都只有自己一个,连诚实不懂说谎的石切丸也承认,只见过鹤丸一个能待在三日月身边。没错…偏偏是这种普通名门武家的木乃伊。

最后鹤丸决定今天籍著白天三日月惯例沉睡,偷偷地溜回家,这次一去搞不好整整一两个月大俱利和光忠也不会放人,于是鹤丸必须早去早回,以免让三日月等得太久。既然要出门当然要留下什么纸条书信通知吧!但可惜鹤丸就是「若这样做,当回来时不就太缺乏惊吓么?」

在清晨时份三日月再次躺进棺材,正是鹤丸溜出去的大好时机,其实鹤丸也十分忌讳阳光,但只在于没有三日月这么害怕,阴暗微光的环境还是能适应得到,但为了以防万一,鹤丸依然从三日月那边带上了伞子和香油绷带。

鹤丸早从窗帘边窥视过三日月城堡外的环境,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深林,习惯迷路的他不知何来自信,他觉得自己能走出这森林,然后打算到了外面再向别的鬼探路。但他忘记了这为战争后的一千年,人类早跟魔族划分界线,各不干扰。然而从三日月口中鹤丸只知道两方厌战,选择共存。

不知叫幸运还是不幸,鹤丸在森林横冲直撞竟然在日落以后让他找到出路,到了森林外面,但等著他的是一打十二个准备围剿的驱魔师。鹤丸真说不出这是否该叫惊吓,总之鹤丸只是踏出森林了一步,这群家伙已经跳了出来,形势就像在森林等候已久,鹤丸哀叹地心想"三日月到底怎样和这些家伙愉快地结下深仇啊"。不得不说情况真的要多恶劣有多恶劣,鹤丸的魔力早就在解咒时去了近乎全部,现在还要面对众多驱魔师,别要说能不能逃跑了,这简直是宰杀吧!

奈何鹤丸是个好胜的人,既然是哪边也是死路,比起没出色地逃走,不如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即使最终面临灭亡,也不负他那身为鹤的尊严。正如刚才所言,这种情况根本就如宰杀场,鹤丸很快就被拿下,要使木乃伊魂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火刑,焚烧直到身体与灵魂也灰飞湮灭。

鹤丸很清楚这次绝对是必死无疑了,在第一次死亡时除了恐惧他几乎是没有执念,懂事就已被困在教会,受尽别人唾弃的白眼,对于那糟透的人生真是弃掉也罢。可笑的是在成了鬼怪后他反而感到活著,与同伴打闹,感受著各种新奇的事,迷恋上惊吓简直是最棒了。然后遇上了那表面上温文儒雅,实质上残念到让人想咆哮的吸血鬼先生,在他身边有著满怀的安全感,大概是臭味相投,他们都被对方的灵魂互相吸引,虽然没弄懂这份感情,但已经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了。

现在就要跟这世界永别了,他对不起俱利和光忠,两人对自己无微不至,不离不弃的照顾了昏睡的他整整千年,千年啊!对魔族或人类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啊!然而他却没响一声就消失,甚至要永别了,真是辜负了他们,希望在他离开后两人都能释怀。
他曾亲口答应三日月会回去,其实他真的很想陪伴三日月到最后,可惜,他已经无法覆行承诺了,看来三日月又要回归孤苦伶仃的日子了…三日月总在说"有形的事物终会毁坏", 对!恰好是今天而且吧!所以三日月也不要太执著了,即使没有了他,世界还有一片能自由地翱翔的天空。
可惜一切一切都无法传递,放不下的事物有太多了,种种交错,种种执念,种种遗憾,也难以消去,可笑吧!这一刻他…鹤丸国永竟然不想死!

「哈哈哈…真热烈呢!我也要认真起来了!」这把声音响起同时,把鹤丸按在地上的驱魔师忽然脸露难色,然后痛苦地按著心胸倒地狂吼。知道吗?吸血鬼的强大是因他懂得操控人心,把人类玩弄在掌中。
「三日月…」鹤丸以始至终也没有估到三日月会在这么好的时机出现。虽然他知道吸血鬼十分强大,可他从没想过三日月竟有如此庞大的魔力。

「三日月宗近!」其中一个驱魔师吃惊地说叫了三日月的名字,同时三日月没有理会他们,轻手地把躺在地上的鹤丸捞到怀中。

「三日月宗近,我们可在人类的区域处理鬼魔,与你无关,请立即退让。」鹤丸看得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所有驱魔师都对三日月十分忌讳。这是当然吧!虽然因美丽而冠名,但作为天下五魔之一的他可不是盖。虽然驱魔师本就知道这是三日月宗近的地盘,但与真人碰个正脸还是第一次,所以全部都十分紧张。

「啊哈哈哈,人类的孩子啊,你们在别人家的灰色地带留守,还要伤害我的所有物,若这也是叫与我无关,也很难说得过去吧!」三日月不自觉的抱紧了怀中的鹤丸,即使话语语气从容,但脸上的表情,背后由魔力形成的黑气,可就截然相反了…鹤丸看著三日月,眼中美丽的新月都被一片赤红掩盖,连尖牙也露出来了。
最后更多力弱的驱魔师倒地不支,捂著心脏痛苦呻吟。

对!这是说不过去的,即使鹤丸是误闯人域,但严格而言这也算是三日月地盘的边疆,更何况鹤丸十分弱气,在被围攻前本是没有带著邪念,除了自卫并没有做过什么,所以整体而言本来他是无害的。但…
「那又怎样?」其中一个向来较狂妄驱魔师笑言

「哦啊!对啊…没有怎样的,爷爷我也不想正在人类正籍盛世时发起冲突啊。」
三日月宗近这番话分明是威胁。没错,人类正籍盛世,随著文艺复兴,艺术. 科学. 文化开始得到重视,最终成为主流,宗教政治最终瓦解,王族渐渐夺回政权,由于教会失势,驱魔师日益渐少。以保国为名残党被国家分派边疆监视魔族,渐渐远离中央。

若说人类和魔族再次开战也不是没可能,第一次开战是因为城中一个孩子被吃掉,引发全城起义,之后是全国抗争,最后酿成人魔之战。三日月宗近为天下五魔之一,更是大贵族三条之子,若要引发战争,首先是吃过先代驱魔师火刑而却能重生的鬼娃派--粟田口一定会支援;然后与人类有深仇大恨的伊达家一定会全力应战,毕竟先代驱魔师先对他家的人下咒,再烧伤他的二当家主,最后还用咒使他的大当家降魔格,想消仇也难吧。

教会渐衰弱,实力派寥寥可数,魔族对人界虎视眈眈,基于魔王守约或是对人感到乏味才能共存至今,若要开战先不说王族怪罪,人类一定完蛋了。

「我们不想和魔界对战,而我的同伴亦不少中了你的攻击,所以应该能扯平吧!还有请你保管好自己的所有物,告辞!」疑似首领的人衡量过后,认为让步是最明智的选择,因此瞬即扶起倒地的驱魔师强制撤退。

最后人影都散尽了,
三日月立即放下鹤丸,然后冷冷地盼了一眼,就说
「鹤丸国永你不是要回家吗?跟来,我带你走。」

三日月的态度使鹤丸感到难受,他亦自知自己令三日月失望透了,因此不敢轻举妄动。沿途寂静无声,使气氛更加沉重,三日月没有回过头,自愿自顾地疾走。鹤丸安静地一拐一拐的跟在三日月背后,显得有点可怜,明明是自己要离开,但鹤丸却莫名的觉得这刻的自己好像被抛弃,仿佛被三日月赶跑。心里十分的愧疚和不习惯,可惜这刻三日月已经不想听他说话了。

但鹤丸国永并不是个容易被打激的人,
「三日月…没想过你的魔力竟如此强呢!真是吓到我了…」
三日月忽然停下,转身过去,一下把食指放到鹤丸的口中,然而鹤丸没有反应过来,血腥味就从舌头中扩散。
「喝下吧,这是没多少人知道的,吸血鬼的血虽对人类而言是尸毒,但对鬼魔却是珍贵的良药,你身上的伤立即会好起来。」

鹤丸细细咽下三日月的血液,直到鹤丸的伤势完全恢复,三日月从抽开手指。
正当鹤丸还想说什么,三日月已经擦过鹤丸身边,回头是一片空地,无迹地离开。
不远的前方是熟悉的大宅--伊达家

----------------------------------------------------------

三日月很难过,自从鹤丸离开后他就变得十分颓废,每天酗酒过活,已经把家中的红酒喝光了,补给了都不知多少次,满地也是玻璃瓶和玻璃瓶的碎片。对吸血鬼而言生理上并没有喝酒伤身这概念,但心理上和人一样,酒愈喝心愈苦…没记错的话,诗仙李白好像有一句是这样「举杯消愁愁更愁」,三日月就是这种情况

还记得鹤丸离开那一天,三日月起床后还傻傻的以为鹤丸躲在哪准备要吓他。但今次不同了,怎么找也没找到他,三日月瞬即明白,并开始慌起来。先不说千年沉睡的鹤丸哪懂路回伊达家,外面可是埋伏了不少驱魔师,这状态出去必死无疑。

于是三日月立即跑出去,希望事情还未糟到无可挽救吧!正如三日月所想,那群驱魔师正在围攻鹤丸,可怜鹤丸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任人鱼肉,三日月当然立即冲过去救鹤丸。正如上述所言,最后三日月放走了鹤丸。

表面上走的时候潇洒,可惜实际心中却无法潇洒起来。自此三日月不喜欢见任何人,而岩融和今剑自知有亏,很久也不敢跟三日月打过照脸,但奈何三日月在森林内布了结界,凡人误闯一去无回,迷失于森林必死无疑;而一般鬼魔则不停盘旋,最终还是回到进入时的原点。除了三条家,闲人不得进入,所以三条家的异兄弟们都很有良心地把血液和红酒放到城堡门口。

其他人不知道三日月的结界是容许鹤丸进入,而令人失望的是思念之人从没回来,鹤丸离开百年了,第一百年万圣节都来,连三日月都感绝望了,明明跟鹤丸只是相处了半年,但却仿如填补了他一生的空白。
即使鹤丸已经离开了,但三日月却不舍得把鹤丸的物品弃置。三日月为了鹤丸做过很多事,例如将鹤丸的房间布置得漂漂亮亮,挂满饰物小蝙蝠和邪恶的南瓜,更放了一张舒舒服服的大床。奈何鹤丸有个奇怪的癖好,喜欢把所有家具绕著绷带,最后绷带绑得全屋也是。
那用得上一世纪的香油和绷带依然堆在仓储中,显得十分可怜,明明为了某人准备了如此多,却永远也不会有人再使用。
所有物品三日月不想也不敢动,如果连这些痕迹也抹去了,那就仿如要逼三日月认清鹤丸国永已离开这里这事实。

万圣节又来了,百年前今天三日月拐了鹤丸回家,今年三日月依然一人在家喝闷酒,在这时门口不合时宜的钟声响起了"铃,铃,铃,铃", 有人不停摇晃著门前的大铃铛,三日月感到十分烦燥,在得知鹤丸离开了还敢大摇大摆去找三日月,就只剩下石切丸,这刻三日月甚么也不想管,只想继续喝闷酒。

但大铃铛依然不厌其烦地摇晃著,最后三日月终于忍不住大力地把大门打开。然而印在瞳孔中的人却令他毕生难忘。
「哟!三日月,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回来,有吓到你吗?」
鹤丸国永没有变过,依然是个萌萌又清爽的少年,这是当然吧!木乃伊怎可能长大啊?而他背上却揹著一个印有萌版白鹤脸的大背包,怎么看也是装满了物品吧!

三日月的脑袋处于混沌状态,
第一件事是"鹤,我的鹤回来了"
第二件事是欣喜和高兴
第三件事是"糟糕了!!!家里可是埋满了酒瓶和玻璃碎怎么能让鹤看到这么糟糕的画面啊若玻璃碎伤害了我的鹤怎么辨如果鹤因此离开我就真是太惨了酗酒的吸血鬼信不过怎么办信用都要负值了…对!拾屋,现在立即清洁!"

然后乱了调的三日月做了此生最劲爆的事,没有回应鹤丸就直接关上大门去拾屋,没错!你没看错是无视鹤丸直接关上大门。

剩下鹤丸国永在门外凌乱著,维持了姿势整整一分钟才反应过来,鹤丸挑著嘴角,然而眼框已经渗著连自己也无自觉的泪水,不得不说三日月宗近这一下打击值为100%, 最后鹤丸只好抱著脚蹲在地上沉思。

不懂照顾自己的三日月,可是足足用了三小时才称得上把房子清理到能见人,然后满心欢喜打算迎接他的鹤时才想起,他三小时前可是在鹤丸面前狠狠地关上了大门,这个误会可以有多深?简直无可限量…

于是他立即冲出去,没想到他的鹤依然在这,一脸埋怨的蹲在地上,眼神仿如在抱怨说"三日月你舍得开门了吗?我还以为你这么不想见我!都快要离开了…",
正当三日月想开口时,鹤丸维持坐地的姿势, 直直地看著三日月,把手掌向三日月伸出来问了句「Trick Or Treat?」

三日月笑笑的回应「没有糖果哦!请鹤对我捣蛋吧…」
鹤丸闷闷地说「哪有人爱别人捣蛋的?」
三日月轻轻抱起鹤丸「我啊,最喜欢鹤的捣蛋了!」
然后把鹤丸带回堡垒。

鹤丸把背包的物品通通拿出来,里面有数瓶血,还有不同的糖果,然后鹤丸把一封说是光忠写给三日月的信递给他。

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
虽然很不爽三日月拐走鹤丸的身心,但烛台切光忠希望三日月能好好照顾鹤丸,不要当玩伴随随便便。还有烛台切知道鹤丸的心很纠结,由于鹤丸知道在自己沉睡间,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二人都受了无法消灭的伤痕,所以难以开口诉说要离开,所以要求三日月体谅鹤丸。更说鹤丸十分在乎三日月,在回到伊达家后鹤丸经常心神仿佛,梦话也经常叫著他的名字。还有说出鹤丸的优点和性格上的小毛病希望三日月包容。虽然没有亲自探访很失礼(大俱利担心地说不想管他们,也没兴趣见三日月) ,但料到三日月地盘定必有结界,所以只把鹤丸送回来,并以高级血液作赠礼。烛台切光忠希望鹤丸每月能写两封信回家,然后每隔一年要求三日月送鹤丸回家一次,若三日月不遵守,大俱利伽罗即使把森林烧掉也定必会破坏结界。

「鹤啊,你有著很好的家人呢!」
「对!吃惊吧,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回去好了。」鹤丸吃著糖果趴在床上看书
「前题是鹤找到路,不要被驱魔师攻击」
「喂,三日月,快把这个快忘记!」鹤丸立即大反应地抬起头
「但我会对鹤很好,不会让鹤有离开的理由呢!」
「好吧,那我会期待著!」

就这样三日月便一起生活下去,最终在三日月表白后当然地成为情侣,不久就初尝禁果,最后成为一生伴侣,相依一起。
在不久后三条家的人知道鹤丸回来了,于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渐渐恢复了与三日月的联络。

end

评论(1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