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副双狐】所谓吃醋引发起的修罗场 (上)

【三日鹤/副双狐】所谓吃醋引发起的修罗场 (上)

*he
*本丸设定,有需要时会有私设
*设小狐丸为三条家大哥
*历史方面不实…求各位大大饶命
*r18有
*正cp三日鹤,副cp为双狐,伪cp小狐三日

鹤丸国永很不好,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去远征但不是10分钟至24小时,而是一年,最好就是不用回来,时间愈长愈好。要说原因?这是因为某人来了本丸。没错!他家的那个审神者历尽千辛万苦九牛二虎之力上刀山落油镬终于捞到了那把被称赞得像天上有地下无的天下五剑之一中最美的三日月宗近,
其实没甚么不好,理应是这样,如果忽视了藏在心中千年的感情的话,一切如常,风平浪静。

遗憾的是在千年前鹤丸国永已经恋上这个美丽的大哥哥,虽然现在来说该是老爷爷,那时的三日月宗近傲气横行,是一把华贵的太刀的付丧神,理应很少人会敢去接近他,好死不死就是作为三条弟子的五条国永所锻出的太刀--鹤丸国永,初来报到未知规矩,看到三条宅的院子里开满了骄人的大白花(我也不知是什么花) ,童心难禁竟跑进了三日月最爱的院子,最糟糕的是小小的身驱采摘了一朵大白花,被三日月过递正正的,真是要多糟有多糟。

三日月出名了坏脾气,五条把鹤丸送到三条宅时就警告过他,开罪谁也好也不能开罪三日月宗近,鹤丸看著三日月那张像似想要痛殴他的臭面,眼眶不争气地泛起眼泪,又不敢哭出来,他听过五条言三日月最讨厌吵吵闹闹,因此拼命咬紧下唇,防止哭声流出。而敝著哭泣快要断气的可怜相却捏中三日月变态的萌点,莫名地产生了好感。

因此这件事后,三日月不但没有怪罪鹤丸,反而和他亲近起来,而且经常无所不用奇极地去吓唬鹤丸,冒求看看这个孩子的哭脸,初时鹤丸还会感到惊吓,但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团子一样的太刀心理质素倒是蛮强大的,经过几次的吓唬后鹤丸渐渐适应,还将吓唬技能变本加厉地倒吓三日月(虽然没被吓到就是) ,也是养成日后喜欢唬吓别人性格欢脱的祸根,虽然三日月有点气馁,却愈来愈喜欢鹤丸,二人愈来愈亲密,简直形影不离。

随著跟三日月的距离愈来相近时,鹤丸发现了一个真相,三日月很喜欢自己是没错,但只局限于跟自己游玩,而真正能够令他放开心怀的却是其兄长小狐丸。这不空口说白话的,三日月偶尔会跟小狐丸说著悄悄话,当鹤丸想要加入其中时,总会被三日月打发走,导致鹤丸十分咀丧,更加产生了三日月眼里其实并没有自己存在,能让这位大人打开心门的人是小狐丸的想法,就是因为这个美丽的误会,千年后酿成了一场名为吃醋的杀罗场…
(设定小狐丸为兄长)

小孩的心灵十分脆弱纤细,受不了打击,在被打发了几次后,鹤丸渐渐心淡了愈来愈疏离三日月和小狐丸。

神怪踪横的时代,有不少拥有灵力的人都能接触灵物,在某黄昏下鹤丸偷偷溜去找正在研磨刀剑的五条国永,垂脸撒娇要回家。
*****(私设三条家规定弟子打造的刀剑要聚集于三条家,直至刀剑被征走)
五条是个守规从矩的人,但终究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所以看到这鹤丸这么失落的样子,便以为是自己的孩子被那位美丽的刀剑大哥欺负,说实话哪有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欺负不心痛啊,而且鹤丸是把刀剑,将来还有漫长的苦路等著他走,当然希望现在能让他高高兴兴当个孩童,无奈有口难言,总不能找这位刀剑大哥说教啊!所以他破了一次规,把鹤丸国永即是他视如己出的小丧付神偷偷带回家,实行先斩后奏,

就这样鹤丸就跟三日月分离了,
但可惜快乐的日子没有太久,当了个普通童孩没有很久,鹤丸就已经要步入尘俗的纷乱之中,被逼成长起来。

随后不久,鹤丸就被征去了,直到要离开五条家那刻,鹤丸依然执意不去跟三日月道别,这次并非因为小狐丸,而是不想徒增思念,使自己更不舍离去。他不想牢牢死记著三日月宗近这人,然而可惜他没想过即使一生飘泊流离,历尽了一切战火幻变,甚至成为过陪葬品,踪使千年变卦自己还是无法洗去三日月的轮廓,依然掂记三日月的温柔。

小时候无知,鹤丸没有搞清那份心情的形态,但时至今天已不再是那含糊不清的小孩,他没可能认不清这份情,亲情友情已不足形容这份情感…

而且鹤丸亦意识到自己不辞而别是一件多过份的事,他为到这感到后悔至极,或许三日月有曾因为这件事感觉到伤心,甚至讨厌了自己,又或许早就忘记了自己。但真实是否这样,鹤丸不多想,因为一切对与错都无从考究,或许对三日月而言小狐丸才是最重要吧!
即使多喜欢三日月也好,鹤丸对小狐丸这个温柔的兄长同有抱著亲人的情份,因此他不想撕破脸,只为了破坏他们。

他…鹤丸国永很喜欢三日月宗近,而三日月宗近却是喜欢小狐丸
这件事,在鹤丸的心中深蒂…总觉得自己的恋情很无谓,但却无法阻止…
因此他抱著最好不要再遇见的心态度过了这千年

即使在千年的旅途中鹤丸没再遇见三日月宗近,直到……

-------------------------------------------------------

三日月也很不好,要问原因?那就当然是一生反复为人所观用的他,几天前被几个奇怪的刀剑带到名叫本丸的地方,才得知自己思念千年的鹤丸国永也同在这里,在例行的说明下,他被审神者和一群藤四郎拉著到本丸各处参观。完结正正是晚饭时份,三日月抱著只要拥有人类身体是谁也要吃饭这想法,心怀欢喜终于能够与念念不忘的鹤重逢,却没想到他的鹤会技高一筹。

迎面而上的是一个带著马脸头套的人,身穿白T恤(偷大俱利的),下身是白色的武士裤,拿著一碟香味令人垂涎三尺的咖喱饭,造型十分猎奇,而最奇葩的是不论审神者还是粟田口的藤四郎兄弟们都是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虽然三日月第一刻认不出这是鹤丸来,还考量著这是否现世的变种生物,但接著又瞬间就意识到这个就是鹤丸国永,从白皙的皮肤和骑驼却纯白的打扮(不计颈以上的部分)而判定。这刻的三日月很苦恼如何在这腊奇的情况下跟鹤重认,更苦恼的是...他的鹤是否长坏脑袋。

而他还未知道的是,鹤丸国永是存心躲避他才换成这样的装束,得知三日月来到本丸的鹤丸,虽然觉得三日月早已遗忘他,但还是没有心理准备跟三日月打个照脸,不过总不能不吃饭,因此他选择打装成奇怪的装束去讨饭回房间。当他迎面对上三日月时,立即觉得自己早有预备是正确,但他不知道的是三日月早认出了他。

审神者看见鹤丸时若无其事地问了句「姥爷,这是最新吓人的方法吗?真够格啊!」然后就没了后文,鹤丸第一次觉得自家的婶婶是这么令人放心

但…不是有句吗?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哗!鹤…鹤丸桑吗?你在搅什么?这样一点也不帅气啊!这衣服是小俱利的吗?还是在他没发现前快快还给他吧!」准备晚
膳任务完成的烛台切光宗,推门离开时竟发现一只有著马头而且装束奇怪的生物,定神才发现这是他死党鹤丸国永,但这不要紧,先回正题

最后鹤丸没有任何回答并在三日月快要冒火的眼底下把光忠拉走,三日月宗近表示他对鹤丸国永明显在逃避自己的态度感到极度不满,阔别千年的不辞而别,至今重遇却连一句招呼也不施舍吗?但真的要说的话,不辞而别令三日月更加生气,真的很难释怀!

在千年前,与鹤丸混熟的三日月觉得自己愈来愈不对劲,每当看见这孩子时总觉得自己心率变得不正常,很想很想每刻钟也与他待在一起,虽然活了都已六.七十年,但在灵物的年龄而言还是十分年轻,因此他决定找创造他的老年修道者三条宗近问个究竟,可三条却嘻嘻笑地回答他「哈哈哈…孩子你真的长大了!有些事总说不清,要你自身去寻觅答案!」

因为在三条那边只得到问非所答的答案,因此他决定找与他年纪相乎的小狐丸倾谈,虽然并没太大期望就是…然而意料之外的是「你是否喜欢上人家啊?」竟被小狐丸一言道破,三日月彷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喜欢,从此之后小狐丸就被三日月强逼聆听三日鹤的感情纠缠,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鹤丸当成情敌,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三日月对鹤丸的感情愈来愈汹涌,他害怕著有天不知会对这孩子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因此终日向小狐诉恋爱的苦水,却没发现两人的关系愈来愈疏离,终于有一天他再也很不见鹤丸那小小的身影。三日月整个人也有点不好,于是跑去鹤丸国永的父亲--五条寻找鹤丸,还记得当时五条有点支吾其词的说「孩子想家了,所以先带他回去。」虽然对于这里有甚么不比鹤丸家好,鹤丸还不够重视自己而感生气,但三日月也没有再刁难五条。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久,三日月察觉到不对劲,于是再次向五条打探鹤丸的事,然而没想到的是五条脸色这次十分沉重,三日月刹时非常暴燥「鹤到底在哪里?若你不说我现在就去找他!」

在五条旁边的三条知道瞒不过三日月,于是对三日月坦白了「鹤丸国永被征走了…」

「 怎么会…你们为何一声不响就送走了他?」三日月变得有点失控, 总之就是大骂了很久,最后被石切丸和小狐丸他们制著,这场风暴才停止…

刀剑从为人所用那刻便注定了,不是被人遗忘至腐朽,就是淫浸于战场直至灭亡,这是三日月明白的。而鹤丸还只是个孩童,更比当代不少刀剑更早踏上战途,这是三日月激动的原因,可惜连最后道别也做不到,这个成为了三日月千年以来的遗憾。
但…没有谁错,明明都是同为刀剑的存在,却想要保护他于掌心中,这种傲慢真是天真得可笑。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这个误入进自己世界毛小孩,但靠近这孩子时心里总觉得很暖,甜甜的。他是一把名刀,拥有著一身非凡美丽的气魄,因此天生来著就有一份傲气,所以人们皆为敬而远之,而鹤丸出现是个惊喜,仿如将他那死水一般的世界画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色彩,可惜运气用尽后留下的只有伤悲。

作为一把不沾血的刀,他总觉得自己就如一介饰物,在空虚得忘却时间的时光中,他只记住有个孩子曾赠予他温暖,但在最后却连一丝怜悯也没有给予就狠狠离去。
但无奈三日月无法恨他,即使鹤丸为他带来一笔不可磨灭的伤痕

与鹤丸一样,三日月同历尽千年变迁,骄气渐渐被削灭,但终究他还是再没看见鹤丸国永。

--------------------------------------------------------------------------

「小狐,你言我该怎样才是好?」三日月目光放空地看著与烛台切光宗和大俱利伽罗打闹的鹤丸国永,
自那天起,鹤丸就保持著马脸头套白色恤衫武士裤的装束,而且躲著明显三日月,别要说独处,现在可连说话一句也没能搭上,三日月以为鹤丸在晚上睡觉时就会乖乖待在房间内,却没想到鹤丸竟躲在别人房间里睡觉 ,鹤丸就像在本丸里跟他玩捉迷藏,真不愧为鸟类。

「甚么该是怎样才好!?就说你有想到做了甚么惹人家生气吗?」小狐丸不自觉地挑了一下眼眉,有气无力地说回答三日月

「我该如何处理这份溢涌而出的感情?」仿如没有听到小狐丸语气中的不满的三日月,无视小狐丸的回答自愿自顾再度发问

「你还好说,自从你来了以后天天拉著我谈你和鹤丸的恋爱问题,害鸣狐都不敢来靠近我了,真是的!你跟鹤丸都纠结了千年吧!有甚么不好说跟他说吗?也不要打扰我啊。我很不容才找到心仪对象,才不要因为你而泡汤」小狐丸面对三日月那仿如黑洞无休止景的问题,终于...爆发了

「哈哈哈!看来小狐也坠进了苦恋的茫洋了。」三日月看似心感安慰地喝了一口茶

「把我强行拉进苦恋茫洋的人不是你吗?你还好说?」看著三日月宗近十分欠揍的脸,小狐丸忽然有点失控地大喊著吐糟

「算了,我去休养一下生息!」跟你说话简直就要重伤,小狐丸表示他快要阵亡了,所以他决定要逃离战线,不然真的会当场血管爆裂而死。

或许是巧合吧!伊达组所有人切切确确地只听到小狐丸大喊的那句吐糟「「把我强行拉进苦恋茫洋的人不是你吗?你还好说?」」
「他们在吵架吗?」光宗表示十分好奇
「没兴趣!」大俱利表示也有点好奇,但不想被牵扯进去。
「嘛!他们不是总是这样子吗?别管就好了」鹤丸显现得兴趣乏乏
「还以为鹤丸桑会很有兴趣」光忠表示惊讶
「这家伙的脑满脑子只有作弄人吧」大俱利表示不满
可惜鹤丸的心情则没有他们这么好,并没像平时一般与光忠和大俱利打闹,这刻只觉得在下田的二人十分札眼,一心想快快离去。
最后误会终于愈来愈深,这是三日月宗近所不知道的

-----------------------------------------------------------

小狐丸现在好得很,好得很想杀人…著名难以得到手的他,被炸豆腐…不!被召回本丸,然后除了出征手合外就无所事事混著过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被审神者分配畑当番,期望会种出很好的大豆的小狐丸,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因此留意到视线的源头身旁同为畑当番的小伙伴,明明是炎夏日却穿得这么密不透风,不论是长身的运动衣.套在双手的护手,还是封死脸颊至下巴的面具,也让人感到非常炎热。偶尔做著同为狐属性会明白名为「狐之窗」的手诀,也蛮吸引注意力的,最终小狐丸还是受不了这道视线问了句「什…什么什么?」

在这句后小狐丸跟鸣狐的狐狸便打开了话题。

说话回来这孩子实在不喜欢说话啊!畑当番的过程中只有自称为他的代理的小狐狸在说过不停,虽然自己不是鹤丸那种吵闹的家伙,但还是受不了与鸣狐的代沟,于是十分努力地打开话题的匣子,可惜始终也没有成功打开鸣狐的金口,所有话题都由狐狸代言,小狐丸开始有点疑惑这个是否抢答比赛,也渐渐觉得可能鸣狐是不会说话。

虽然感到无奈,然而一向对待除了三日月这个神烦和鹤丸这个长坏脑袋的家伙以外的人,都是温柔有礼的他,也忍不住问了句「 话说回来,你不通过狐狸就不能正常的说话吗?鸣狐」,当然,答案并非小狐丸所想的那样,使他倍感鸣狐是个难懂的人。

对于希望能够与鸣狐正常交谈的小狐丸已经感到无望,渐渐开始接受了这事实。但意料之外的是当小狐丸问道同为有狐狸属性的鸣狐「那鸣狐喜欢炸豆腐么?」的时候,竟然得到鸣狐带著若有若无的微笑细弱地回答「……喜欢」。瞬间小狐丸有点愣住了,心脏好像被什么冲击了一下,又随即很高兴地回道「哦!小狐也很喜欢炸豆腐呢。」…其实也不是这么难懂啊!

总之就是鸣狐的天然萌打动了小狐丸。

畑当番终了后,小狐丸立即兴高采烈地跑到审神者的那边去,作为少女的审神者多少也感觉到围绕小狐丸身边恋爱的粉色泡沫,于是大胆地调戏问句「小狐丸怎么来了?难道是恋爱了吗?要说来听听么?看看我有甚么能尽尽人事!」

当然这都只是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小狐丸的回答会令自己掉了下巴「主上是怎么知道的?」无视审神者愣呆的脸容,小狐丸看似有点难为情的继续说「虽然不知是否恋爱的感情,但小狐还是想更多接触鸣狐,所以望主上准许我和鸣狐以后一起当内番,当然出征能待在一起更好,但这个会为难主上吧!」

「……」第一次看见小狐丸害羞了,不!不是这个问题,信息量太大了吧!恋爱?鸣狐?内番?出征?…太突然了,转不过来啊!

「…哦…哦哦!没关系,尽管放心吧!内番我会把你和鸣狐编组在一起,至于出征…我尽量吧!」审神者反应过来立即回应小狐丸

「有劳主上了!」小狐丸留下了两个团子作谢礼

「小狐丸,加油!」审神者神气地举起姆指,保证自己绝对办妥…而小狐丸则第一次觉得自家的审神者这么使人放心

就如审神者所应允的那样,小狐丸多了很多时间跟鸣狐相处。小狐丸发现自己真的恋爱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与鸣狐相处时候,他总觉得很舒适,很喜欢看见那孩子因为自己说话而隐若露出微笑,又或是偶尔和应他的话语,也令小狐丸感到心跳加速。 不论是苦还是甜,千年神隐飘泊使小狐丸看过世俗各种姻缘,因此他意外地比三日月更加懂得进攻。

对于这种莫名改变的内番编组的安排,总有人觉得不对劲,特别是同为粟田口一派的一期一振,虽然每次见到小狐丸时都会露出不爽的神色,可是却没有说些甚么或是做出甚么阻止的行为,野性的小狐丸看得出一期想表达的是:虽然很不爽但还是请你好好地照顾好我的叔叔。

这种温馨的日子持续,小狐丸按著不快不慢的进攻节奏,本应很快就能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可惜…不是有一句天有不测之风云,在三日月宗近到来本丸后一切也被打乱,不论是小狐丸,还是鸣狐,甚至是鹤丸也被扰乱透了。不知三日月怎么搅,鹤丸就是怎么也不理会三日月,结局就是自家的弟弟天天跑来诉苦水,怎么说也赶不跑,导致不擅长与人交道的鸣狐很少再靠近,

因为三日月到来所以内番重新编组,这次小狐丸没有幸能和鸣狐再度组队,据审神者所言是一期一振摆著一副修罗脸相强烈要求要跟鸣狐一起内番组队,从此内番就成了三日月和小狐丸一组,对小狐丸而言真是破了夫人又折兵…

--------------------------------------------------------

而鸣狐呢?鸣狐很安静是个很少作声的人,但并不是说他原本性格就很孤癖,只是不擅与人交道,因此需要狐狸代其与众人交流。宁静的样子导致很少有人会主动跟他说话,当然有除外的人,就是同为粟田口一派的一期一振,虽然说鸣狐是一期的叔叔但实际上两人心智并非相差很大,所以他们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然而一期一点也不闲,每天得要照顾众多作为短刀的弟弟,所以相处的时间稀少,难以产生深厚的情份。

直到一次跟小狐丸畑当番,同为狐的鸣狐对小狐丸十分有兴趣,加上小狐丸是少数会跟他搭话的人,因此鸣狐对他产生了一定程度好感。不知为何还是错觉,鸣狐总觉得自从那次畑当番起他与小狐丸见面的频率暴增,本丸事务内番,甚至出征,都总和小狐丸待著,但鸣狐并不讨厌所以并没有太大感想。

小狐丸人很有礼,并且很强,从说话中能看出他很在乎自己的毛,同为狐的鸣狐很容易就对他产生亲近感,渐渐的与他说多起话来,虽然通常都由狐狸代言,而自己所回应的都是拙简的句子,但小狐丸也没有在乎,依然不厌其烦地打开话题的匣子。

还记得有一次马当番时狐狸问道小狐丸「小狐丸大人为何总与鸣狐一起内番?」…这种重点得简洁但难度为s级的问题
而小狐丸脸上没有露出困惑的神色,反而爽朗地笑说「因为小狐最喜欢鸣狐了!」
鸣狐本以为小狐丸会回答类似"因为主上安排嘛", 这类的回答,没想到小狐会话是因为喜欢自己,倾刻鸣狐觉得有点感动,心中隐若浮现一些不明的感觉,但是他却没将情绪放在面上,显现仿如没有反应一般,
一场沉寂下,小狐丸看似有点失望地说「最近的马也学会无视了啊!」
「走吧,鸣狐!」然后又恢复平常那般爽朗地笑著,但鸣狐却敏锐地听得出小狐语气中带著婉惜

从那天以后,每当小狐丸跟鸣狐共处同一空间时,狐狸都会识相地用著去散步或是跟粟田口的短刀玩耍作借口跑开,尽量让两人能独处增加感情,甚至更进一步成为情侣。
正如小狐丸所想只要继续按著不快不慢的进攻节奏,本应很快就能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前提如果小狐丸的弟弟三日月宗近没在这个错位的时刻出现,那一切则会很完满。

就如提及了无数遍的情节一样,三日月因为无法攻略鹤丸(并不), 而十分苦恼,于是终日无所事事地去打扰小狐丸。
跟旁人眼光一样,鸣狐也觉得小狐丸和其弟三日月的关系并非寻常的要好,但比普遍人更擅于观察他人的鸣狐留意到,小狐丸跟其弟交谈时会露出不为人知的一脸,就是十分烦厌。

使从没被小狐丸在交谈时露出这种神情的鸣狐误会,认为或许这才是小狐丸最真实的一面,而对待自己只是因为客套,所以小狐丸才没有恶言相向。
而鸣狐不知道的是,小狐丸是只限于对待三日月才会真心真意的觉得厌烦。

一直当著安静的旁观者,好不容易才有人留意到自己,并愿意融入其中,却只是如雾如烟的幻觉,任是多坚强的人也会觉得崩溃,虽然没有崩溃就是,但鸣狐确实是难过了。
不靠近小狐丸确实是因为不擅长与陌生人交流,而更多原因是因为被小狐丸伤了心。
无法理解,靠近小狐丸和三日月的时候总觉得心脏很难受,终究还是不理解人与人的感情吧!

评论(24)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