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伊达组+御物组/三日鹤】嘴上说不要,尾巴却很诚实(上)

*犬耳朵×犬尾巴+犬属性=犬人化(鹤)
*以鹤丸作中心
*上部份是友情向的伊达组和四花太刀组,有点俱利烛和狮虎组
*下部份是三日鹤
*he,轻松向
*错字有

「所以说主上为何要用我来当实验啊?长谷部不是更适合吗?」鹤丸一人有点不安地坐在审神者的房间,而本该作为近待的长谷部反被遣散到远处去。

「不!一点也不适合,长谷部太过忠直了,我认为只有鹤丸你这种口不对心,完全摸不透的人当实验品才有趣。」被称呼为主上的男孩不太在意鹤丸的焦虑,自愿自顾的拾著行李。

「真是吓到了,长谷部听到一定会哭出来啊!」吓到是指,忠直的人被嫌弃,反而让脱线的自己担起重任,这种决定有点吓到鹤丸。

「别误会!我只是说你很适合当白老鼠,并没有说嫌弃长谷部。」审神者包好了所有物品,放在行李箱,然后站起来「我不会强逼你,但是若你愿意进行实验仪式,我保证会让你得到最大惊吓。」

「哦啊哦啊…真是吓到我了,原来我是有拒绝的权利呢!别要空口说白话了,你还是快开始吧!」
随后审神者没有多言,半点反悔的机会也不给予鹤丸,直直地将符咒打在鹤丸的头上,符咒立即殆散形成足以令人盲掉的白光,鹤丸生理反应地闭上双眼回避,但眼皮下依然是白茫茫一片。
直到光线消退,鹤丸立即担心审神者起来,但睁开眼,审神者依然讫立在鹤丸面前

「这真是惊吓啊!主上,实验成功了吗?」鹤丸在回神后完全没发现自身的异样
「你说什么啊?实验才刚开始啊!鹤丸你摸摸自己的头和腰背!」审神者说

未发现由此可
「什…什么?哇哇哇哇哇!」当摸到头部时,鹤丸竟碰到自己的头顶多了两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大脑中接收到不可能存在的触感后。鹤丸立即下意识跟从审神者的指示,把手移到腰背,脊椎的部份多了一条毛茸茸的不明东西,不知从衣服何处伸出来。
鹤丸在惊吓期间不自觉的抓紧自己的尾巴,抓紧同时痛楚传上大脑,所以在惊叫同时也是痛叫…就这样鹤丸就愈抓愈起劲,愈叫愈起劲。

「这这这这…是什么鬼来著啊!」鹤丸反应过来后的第一问。
「就说是实验啊!我把犬神的灵力加付于你,利害吧!其实并非很神性的事,只是将你犬人化了。」审神者得意地说…然后他拿著行李,顺畅地画开了返回现世的门。
「利害你个屁啊!你要去哪啊?」鹤丸看著现世的门打开倍感不安,那个审神者不是不打算解咒就离开吧!

「发生什么事啊?」同时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听到惨叫后立即跑过来,首先看见的是自己的死党鹤丸头上多了一双垂下的耳朵,然后就是注意到鹤丸抓紧从脊髓伸出来白色疑似尾巴的东西,最后就是正打算回现世的审神者。

「正好!大俱利和光忠,我要先回现世,鹤丸就先交给你们照顾了,当然这是命令,还有在性情上他可能会沾上犬科动物的属性,你们就迁就迁吧!不过有啥事也别找我。明早回来,再见!」最后审神者就留下伊达组三人脸脸相觑。

--------------------------------------------

「鹤丸桑,有时我真的不太懂你,其实你心理质素真的很强大!」坐在小茶桌前的光忠放下手上的茶杯,没好气地说。
「是说我很帅气?」此时同坐在茶桌前的鹤丸,慢速地摆动著白色长毛的尾巴,以示他不知道要做什么。
「不!一点也不帅气,我只说你的适度力很强!」光忠眼看著最初有点慌张地解释来龙去脉,到现在气定神坛地摆著尾巴喝茶的鹤丸,这些转变前后也只是十分钟。

「喂!俱利,干嘛盯著我啊!你的目光好吓人啊!」
「......」大俱利在他们对话时死死盯紧鹤丸的耳朵和尾巴,不得不说大俱利其实是很喜欢小动物,奈何他的气息有点像狼,因此从没有小动物愿意靠近他。
这刻鹤丸一动一动的耳朵和摇动的尾巴,理所当然地夺去大俱利的注意力。
平时大俱利一定会回答鹤丸"盯著你?我没兴趣!"但这刻的大俱利,在鬼使神差之下,竟然伸手到鹤丸的头上,用轻柔的力度抚摸著鹤丸的耳朵,

「俱利酱!?」
「俱...俱利!!!!?」
当然这行为使光忠和鹤丸都吓坏了

大俱利似乎有点嫌不够,他退出小茶桌,靠到鹤丸旁边,不顾别人目光,将令一只手掌放到鹤丸的脑袋上轻柔。有点太过沉迷的他心里想著"很可爱..."当然!这是指耳朵和尾巴,与鹤丸毫无半丝关系。
大俱利的表情温柔得快要泛起粉红色的背境了。

鹤丸可一点也不享受,他可是从心里至身体都惊震得僵硬了。由于大俱利平时总是一脸世界与我又何干样子,而对著鹤丸就是一幅名为傲娇的臭脸,所以他看著大俱利现在对著自己,温柔得仿如能滴水的样子,使鹤丸真的打从心底地感到恶寒透了!
虽然尾巴和兽耳的活动是不由自主的,但如果鹤丸不是跪坐著,他的尾巴肯定会因为受吓,而生理上夹在后腿之间。

大俱利伽罗与烛台切光忠,在本丸重逢后两人不知不觉间成为情侣。但大俱利是个傲娇,没错!是个傲娇末期的病人,早就无可救治。认识了这么久光忠早就很清楚,加上经过很多波节,被烧毁时光忠已定断两人已缘尽,然而却有缘重聚,光忠十分珍视这段缘分,所以对大俱利十分包容。
鶴丸這刻可是十分不自在。
「哈哈哈!你这小子真的吓到我了,别玩了!别再将感情流露在奇怪的地方上。」鹤丸把放在兽耳和脑袋上的魔爪拉开,然后若有若无地对光忠微笑了一下,大俱利终于意识到刚才做了什么蠢事,于是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脸。

「……可恶,为什么我会做这种事!」由于大俱利一向都有点神经大条,所以即使鹤丸所说" 别再将感情流露在奇怪的地方上"是多浅白的暗示,但大俱利还是意识不到鹤丸的话。
相反,一听就懂,虽然鹤丸说的并非多难懂的话中话,但这么短时间就看透自己的想法,并付诸行动,所以光忠说真是看不透鹤丸这人。

在这时房间的扇门被推开
「鹤丸殿.光忠殿.大俱利殿,早…哗哗哗哗哗…鹤…鹤…鹤丸殿…头…尾...」一期一振一向是老实派的人,这类人一般受不起刺激,突别是推门时看见鹤丸头上微抖著的犬耳和摆动的尾巴,于是立即吓得跌到在地上。

「鹤丸!你的装扮太有真实感了,把一期都吓到!」
「不论如何...和睦是最重要...」
在一期跌到之后,江雪扶起他,随著莺丸一起进入伊达组的房间。
光忠邀请三人在小茶桌同坐,三人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哈...一期我有吓到你吗?」由于高兴,所以鹤丸的尾巴摇摆的幅度愈来愈大。
「确实是被吓到!」一期捂著胸口,心跳还没平伏啊
「啊呀啊呀~抱歉了!但可惜耳朵和尾巴都是真的。」鹤丸一脸得意地说
「我不会相信鹤丸的说话!」莺丸十分坚定地说。
「同是」「同感」江雪和一期很有默契地说
「不信摸摸看!」鹤丸期待著待回他们惊讶的样子。
不出所料,最后三人都被吓到了,特别是一期一振,最后还是要光忠解释来龙去脉。

「......所以鹤丸桑变成这样子,说起来,各位怎会在这里的?」光忠问道
「原本打算四人同行到万屋购买生活用品的,但鹤丸殿不在房间里,想必不在三条家就是这里。」由于他们四人都是四花太刀,所以鹤丸跟他们被编成同一房间,通常一个月2-3次,他们会一起选购货品。

「哦!突地来找我么,说起来我也有惊吓道具需要购入!」鹤丸兴奋地说
「你这家伙...难道你打算这样跑出街...?」大俱利有气无力地说...
「啊啦,当然吧!这样不是吓人的好机会么?惊吓可是人生中必需的啊,如果......」
「否决!!!」×5
虽然鹤丸一向也极多话,但这刻的他是异常活跃,异常烦人,尾巴像把扫把一般,随著说话节奏摇摆,于是,成功地被另外五人同口异声打断。

谁也没想过鹤丸那大幅度摇摆十分烦人的尾巴瞬即停下来,呆滞地向上僵持著,认真一看眼神好像有点受伤似的,这是谁也没想过的,更是连鹤丸自己也没自觉的表现
「吓到我了,你们竟然如此坚决。」其实这句话的语气中并没包含任何不开心的语气在内,只是平常不过的说话,但套用在鹤丸现在的表情而言,仿如有点可怜。

「唉...我......讨厌悲伤...那么你...是想我替你买什么吗?」作为不幸左文字的江雪瞬间心软,看著鹤丸的样子,忽然想起自家弟弟小夜没橘子吃的样子,首先战败
「对...鹤丸殿我们替你买就好。」一期立即补给一句,连一向不会溺宠弟弟的他,看著那受伤似的姿态,都有点心软。

「哈哈哈哈,那恭不如从命了,我想要彩纸造些小道具」虽然嘴上是说不介意,语气上也没有表露,但在江雪和一期说话后,鹤丸的尾巴不止僵硬了,还瞬速90°向下滑,无力地软摊在地上。
虽然不知为何,他们的话好像反效果了。

莺丸喝下一口茶,瞄了一眼鹤丸的尾巴,然后喃喃地说「还真是令人意外啊...」然后又补充「其实我们倒没这么急,下次四人悠闲时再同行也可!」

在莺丸补救后,鹤丸的尾巴重拾活力,再一次摆动,真不愧是千年老人组中的一员。
对于鹤丸的反应,真让莺丸以外的人愣住了,虽然只是小事件,但他们都是第一次看清鹤丸的感觉,鹤丸总在笑,总在欢脱,谁也难摸得著他,没有尾巴的话,真的难以看到他如此鲜明的心情变化。

众人开始明白审神者这样做的意义...
「真的太好懂了...」光忠挑著眼眉喃喃地说


鹤丸没有注意其他人的想法,忽然站起,说著莫名的话「嗅到吗?很香的味道!」
然而其他人都嗅不到香味。

「各位,午餐到了咯!」狮子王推门而入,
「...各...各位...好...」今天是五虎退跟狮子王内番的日子。

「就是这个了!!!!」然后鹤丸直径向狮子王冲过去
「呃呃呃...!!鹤丸姥爷?」吓到狮子王了...

之后...又是冗赘的解释后,狮子王很快接受
在这时鹤丸已对汉堡扒张牙舞爪了,由于狮子王听说四花太刀组要外出,然以没有预他们的午餐,份量不足之下,鹤丸甚至连五虎的份也吃掉了,

「真是的,鹤丸桑真不帅气啊,连孩子的食物也不放过...」光忠淡淡感概
「...没......没关系的...」五虎退立即说道
「对!待回我再多造一份给五虎就好了!」狮子王温柔地看著五虎退,刹时气氛好像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说实话,作为五虎退兄长的一期对此是有点不悦的,但他从没有跟五虎说过出来,狮子王是个既温柔又英勇的人,又会照顾五虎,因此一期对他没有半丝反感,所以一期选择对这段恋情保持沉默算了。

「说起来...既然鹤丸姥爷犬化了,那么会对飞碟感兴趣么?」
狮子王看著空无一物的碟子,忽然直畅直吐地说了很不应该的话,为何不应该?只因在这话出口后,所有人都变得阴沉,
在数秒沉寂后,竟然是一期一振率先毫不犹豫地将碟子抛出去园子,简直令人目定口呆
但最破格的是...鹤丸竟然真的以秒速极大反应地追著碟子奔出去。
狮子王发誓!他真的并非故意...

「鹤...鹤丸姥爷!!!!」连始作俑者的狮子王都吓到了,
然后在鹤丸拿著蝶子回来时才感到不妙「吓到我了...一期你还真做的出来?」
「鹤丸平日你耍人多了,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莺丸说出最中肯的话。

没等鹤丸回神,大俱利已经抢去鹤丸的碟子,然后再一次抛出去...当光忠看过去的时后,大俱利的身边已闪著一个"誉",光忠已经哑口无言,心想著大俱利不是真的把鹤丸当成狗吧...
当鹤丸回来时,大俱利细说著很乖很乖的话时,光忠已肯定了...大俱利已经把一切当成逗狗...

然后就这样不断换著人重复著抛出去捡回来,抛出去捡回来,抛出去捡回来......
在不知多少次抛出去捡回来后鹤丸真的要气绝了...

「哈...你们这些...家伙...有没...刀性的...啊?」连说话都喘著气,很明显鹤丸真的累透了
「抱歉!有点太好玩了,一时忍不住...」一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那么我们就先让鹤丸休息一下,再来玩过吧!」莺丸却在这时候补了一刀

「鹤丸姥爷都累了...不如就这样放过他吧...」事由狮子王引发,他真的没想到一句会引发这种局面,因此在坐只有狮子王是真心想放过鹤丸。
由于受犬化影响,当鹤丸听到狮子王为他作小小的解围,实在是感激万分,竟激动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飞扑过去,抱著狮子王,不断用头蹭著狮子王...
然而狮子王可是猫科动物...对于犬科动物的拥抱,他不只是不敢恭维,这可是赤裸裸的抗拒。但他也不可能一个猫掌揍在鹤丸的脸上吧...
于是当机立机下,狮子王拿起身边的碟子,用尽全身的气力抛出去。这可是在场全部人所未见过的高速回力碟...不足一秒碟子已飞出天际,连同追出去的鹤丸消失得无影无踪...

......
众人都愣住了,但不消数秒钟劲爆的欢呼哗然地响起
「不愧同为千年老人组,狮子王你真行!」莺丸首先激动地赞赏著...
「狮子王殿,你太棒了!」然后连不太爽狮子王的一期都兴奋得站起来,要表扬狮子王了
「狮子王桑真有一套啊!」说实话,在场中最想看清鹤丸的光忠打从心底地给狮子王一个赞。
「不错!」傲娇的大俱利都忍不住说了出口
最后,
一直沉默的江雪边打坐边偷笑

「......狮...狮子王大人...」唯独吓到的五虎知狮子王心。
「五...五虎...我真的不是故意...」
真的...他是真的不是故意

另一边
「这些家伙真是的...这种事是人做的吗?说起来碟子呢...」鹤丸追出去后,已经跑到距离原来房间很远的地方,继续他寻找碟子的旅途,忽然他从地上跳了起来...
「三日月的味道!」
就是这样他瞬即力奔去本丸的大门,把寻找碟子的任务,就这样被他抛诸于脑后,自然地结束了。

过了21分钟......
「说起来,鹤丸桑好像出去已经很久了!」鹤丸跑走后,几人只顾闲聊,完全忘记了他
「对!快二十分钟了吧!」一期悠然地说
同一秒大俱利和光忠对上了眼,忽然站起来,同口异声的大叫「糟糕!!!」然后跑出去了

--------------------------------------
用来抛的碟就当作轻盈的胶碟好了,不然很容易碎
而且无幸待奉汪星人,所以有关汪星人属性的描述都是维基和基本认知中来著,有误求见谅!
謝謝!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