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伊达组】嘴上说不要,尾巴却很诚实(中)

*犬耳朵×犬尾巴+犬属性=犬人化(鹤)
*无幸待奉汪星人,所以有关汪星人属性的描述都是维基和基本认知中来著,有误求见谅!
*三日鹤未交往,三明局部失忆
*he,轻松向



在那混杂交错的记忆中,我到底是忘记了甚么?

「初次见面, 我是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请问你是...?」
「三日月?甚么我是...你到底怎么了?」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主上是说似乎在入手时出了错,因此我失去了局部记忆...难道我们是认识吗?」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你把我吓到了,其实也说不上认识,你父亲是我父亲的师傅,所以我们有过一脸之缘」

「原来...是这样...」
「刚才失礼了,我叫鹤丸国永,以后就多多指教了,三日月。」

明明素未谋面,但那种熟悉感到底是怎样了?这种心如刀割的感觉算甚么?到底我忘记了如何重要的事?...如果真的毫不在意,为何你的笑容比哭更痛苦?

---------------------------------------------

出征队全员平安回来,队长三日月,副队萤丸,其余成员后藤藤四郎,物吉贞宗,鸣狐,歌仙兼定。因为审神者的房间多是不能见人的物品,正常都是禁止立入,所以还未知道审神者已回现世的他们,呆在园子中等待久久没出现的审神者,准备简单报告。

「哈哈哈...没想到萤丸的名字竟然是如此由来...」三日月笑道
「嘿嘿嘿,萤火虫很温柔哦!」萤丸回答

「说起来,呐!三日月爷爷你有没有甚么不平凡的故事啊?」后藤听完萤丸的话,忽然有点好奇这个活了千年的老爷爷所经历过的事,为何如此强大...
「不平凡的故事...?诶...好像有,也好像没有...都忘记了」三日月一脸老人机能退化的样子
「哈啊---还真扫兴呢!!!」后藤表示很失望
「嘿嘿!看来后藤君很失望啊!」物吉无所谓地说
「哎呀哎呀,三日月大人,看来真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小狐狸在鸣狐肩膀赖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非也非也,我只是个简单的老爷爷。」三日月戏笑著回答
「其实我也很想听...」萤丸嘟嘴嚷著
「哦啊哦啊...像三日月大人如此风雅之士,大概已到无欲无求之地了呢!」歌仙对三日月一向也有很高期望

「哈哈哈...过奖了,就算是爷爷我也并非无欲无求,我也有执著的事物...」
「甚么甚么?」后藤,包括萤丸和小狐狸双眼已经发出光芒
「我所追求是很纯粹的事物而且。」三日月好像想答又不想答,说他敷衍又不是敷衍
「三日月大人快说快说啊!」小狐狸兴奋地催促三日月,然后鸣狐轻轻抚上小狐狸的脑袋说「...狐狸...不可强人所难哦...」

「哈哈哈,其实也并非难以言语,我所追求的是很难捕捉的美丽生物,他甚为变幻莫测,难以捉摸,不经已就会飞走...但不管是他美丽无垢的外表,还是那埋著阴影却坚强又温柔的内心,都把爷爷我吸引住了!」
"是说师傅(鹤丸)吧!"视鹤丸为兄长的物吉心里暗想...
"是说飞禽(鹤丸)吧!"一向对鹤丸有点不爽的后藤暗想...
"是指鹤兄吧!" , "是指鹤丸大人吧!"最后连跟鹤丸没有太多交集的萤丸和小狐狸都有点无奈地暗测...
虽然他们互不知道,但四人在同一瞬间,脑袋都同时冒出相同的吐槽。唯有歌仙置身在外,因为他一向视三日月为风雅之士,根本不会想到三日月喜欢鹤丸这种欢脱的人...

不说就可,但一说起某人,平日看似很安静的三日月都变得多话起来,各种意义上某人的威力真是可怕...

「那么三日月爷爷想好如何对付那只飞......」"禽"
「三~日~月」这呼喊从远方响起,然后一只不明的白色生物飞扑到三日月背上,使后藤吓得那"禽"都咽回肚子里,

「三日月三日月~你回来了吗?我很想你耶~你知道吗?你真是让我担心死了,吓坏我了吓坏我了!不知你有没有遇到危险,如果遇到检非违士被打伤了怎么办?若你断了我可是会伤心透啊!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叫我高兴呢!」
不只有三日月,连其余五人都吓得愣住了,鹤丸从背后跳上三日月的背上,说出滔滔不绝的话,随著说话的节奏,尾巴摆弄不停
跟之前的人一样,在场的人还是最在意耳朵x尾巴...

「鹤?怎么了...我回来咯,让你挂心了。」因为看不到背后,所以三日月一下将鹤丸捞到面前举起,然后终于看见了耳朵×尾巴,但三日月明显表现得很淡定,并没有大惊小怪。他温柔地碰上鹤丸的脸颊,脸上还挂著包容的笑容,在别人眼中,三日月爷爷这刻就像安抚不安的小情人一样,使气氛暧昧至极点。

然而鹤丸对上了三日月的眼睛,鹤丸终于意识到刚才做了什么丢脸的事。立即从三日月手上跳下来,情急之下,一下狠狠地紧抓著疯狂摆动的尾巴,痛感使他全身僵硬地颤抖了一下。任谁也感觉到......很痛
「哈哈哈,有没有吓到你们啊?这是最新吓人的方法啊!」鹤丸神色有点难堪,这番话明显是给予自己一个下台阶

「真是的,你还真无聊透啦!但是惊吓方面,感觉不赖啦...」后藤被鹤丸的耳朵×尾巴吓到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付和鹤丸。他当然知道鹤丸很不对劲,刚才的行为并非演技或惊吓玩意。虽然他不爽鹤丸,但并不是讨厌,只是有点羡慕鹤丸能跟物吉走得如此近罢,所以后藤不想丢鹤丸脸。或许是因为一期一振,又或是本性,其实后藤内心是很善良。

「鶴丸大人真是不夠風雅...」歌仙十分無奈

「抱歉?」鹤丸不自觉地偏了头向左边,歪著头给人的感觉是小狗做错事在卖萌。但不久前在孩子间流行过宠物潮,所以后藤.物吉.小狐狸.甚至是大太的萤丸都很清楚...鹤丸不是在卖萌,他在调节耳朵的角度,方便感知探测歌仙是否在生气。

这样的鹤丸太好看懂了...全员不约而同地冒出这个想法。虽然歌仙并不知道这动作的义意,但鹤丸竟萌得他忽然气不上,甚至有点觉得自己语气太重了,有点歉疚。

「说起来...我还得要去吓其他人!」
当鹤丸正想逃去时,三日月竟然张开双手,就像欢迎的一样,叫停鹤丸说道「鹤哟~到来我身边吧!」

就像主人回来后宠物对主人的痴缠,鹤丸竟然毫不犹豫地扑向三日月,再度投入三日月的怀抱,表情显然得十分幸福。但不只鹤丸在犯傻,竟然连三日月那个天下五剑大人都印著相同的傻脸,口中还说著类似「我的鹤很乖很乖,让我再疼惜你!」之类的话
刹那间他们二人变得十分闪耀,都要闪盲眼球了,单身狗受不了
开什么玩笑啊!现充快爆炸吧!

「哦---萤丸好像完成任务了吗?」
「国行!」
明石国行特地前来迎接萤丸,他这人是本丸公认第一懒人,亦是令所有审神者狂抓的刀剑之一,然而他对萤丸却十分上心,只对萤丸的事有干劲,所以会做出迎接的事情。
这样的他,对著萤丸这刻疲累得像要想呕吐的样子,也忍不住抽著嘴角问了句「萤丸...你怎么了...没干劲可才是我的卖点啊!」
「国行,我们走吧!」对著三日鹤这种闪爆又令人反胃的画面,萤丸可是心竭力疲,所以他选择默默走开。

「后藤君...我们也走吧!」物吉也没有兴趣留在这里,亦不想打扰三日鹤,于是开朗地拉起后藤的手说道
而后藤脸上忽然铺上了一阵可疑的红晕,回应「好吧!」然后轻轻扫扫刘海再问「不如一起去万屋吧!」
「要帮忙买东西对吧,我知道了!就一起去呢!」幸运王子对后藤笑说
后藤特然感觉自己有点渔人得利,莫名地有点感谢三日鹤。

「鸣狐回来了吗?」小狐丸去来迎接鸣狐,先在鸣狐的前额上落下一个吻,然后就是看见看见正在放闪光弹的三日鹤「鸣狐,他们在搅什么?」
「...不知道...」由于鸣狐本就对三日鹤没有很大兴趣,所以有点不懂回答小狐丸
「哦啊哦啊!看来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呢...」小狐丸不屑地笑道,然后他牵起鸣狐的手。
再对歌仙说「伙伴,你也累了,不如多去休养生息吧!」
这明显不是关心,而是遂客令,然而歌仙十分不想毁掉自己对三日月爷爷的期望,所以也选择开了。

可能该说是幸运吧!所有人都忘记了对审神者报告一事,都避开了白等一劫。

最后院子剩下三日鹤两人...
三日月看见别人都离开了,于是他把鹤丸抱坐在樱树下,

「鹤今天很热情呢!」三日月把鹤丸侧抱在怀中,轻抚鹤丸的脸颊。其实三日月真的很高兴,虽然鹤丸从没有疏离他,但却总有意无意地跟自己保持一定距离,不会过份亲密触及底线,鹤丸特别抵触有关过去的话题,而三日月猜到原因一定与自己失忆有所关联,由于问题出于自己,所以他必须打破防线。
主动接近鹤丸,并开始攻略。
而今天看见因为自己回来,而这般雀跃的鹤丸,心中能不激动吗?

「哈哈哈!大概生病了,抱歉抱歉,那就不打扰你了!」鹤丸已经觉得自己无地置容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斩死刚才过份玩脱的自己,于是心中不断奔腾著数千只可爱的草泥马的他,现在简直想把脸埋在地上。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三日月的怀抱,并不是想著如何斩死自己。不然以这情况,接下来就算说了再多不该说的话,也不是自己能控制...

「既然生病了,那就更要让我好好看清楚」三日月当然不会让鹤丸有逃的机会,于是瞬速地捧著鹤丸的脸颊,装出一脸无辜地烘近。

「呃...啊啊啊------其实我并没有很重病啊!你快把脸移开去!」鹤丸一手推开三日月的脸,他心暗暗地想道"刚才太危险了!!!",然而鹤丸不知道自己那高速摇摆的尾巴,已经被三日月尽收于眼底。

「甚好甚好!」
以千年的经验来说
「健康可是最重要」
三日月露出这种笑容
「既然没病的话」
通常不会有好事发生
「那么我们来玩吧!」
就说了...

鹤丸心中尽是崩溃

然后三日月将手移向鹤丸的肚皮上,就像一种无法拒力,鹤丸竟然半点也不想抵抗,三日月开始了手上的动作,在鹤丸的肚皮上轻揉起来,
基于狗狗喜欢揉肚皮的习性,
所以...很顺利成章,他们嗨起来了...

「哈哈哈哈...三日月...哈哈...真...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鹤真可爱...」
「哗哈哈哈...停下...太卑鄙...哈哈哈哈...了...」
总之他们就...你哈哈哈,我哈哈哈...地继续愈玩愈爽,愈哈愈嗨地进行著...

玩到三日月的手臂都有点累时,三日月才舍得停下来。然而,他的手还未离开鹤丸肚皮半尺,一只魔爪已拉回他的手,稳稳定定地再次落在肚皮上。
碰著鹤那张既期待又意犹未尽的脸,谁又忍心放著不管...

「呃?」
这次三日月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就咬脱护手,然后随意地抛在地上,
就这样...三日月把魔掌直接伸入鹤丸的衣服里,放在光滑的肚皮上。那种与隔著多层衣物的感觉截然不同,人与人之间直接触碰的温暖感。感情上是完全的接受,但理智上却使鹤丸感到十分惊讶。

「嘛~我认为这样鹤会比较喜欢。」三日月笑著回应
然后三日月继续手上的工作,在鹤丸的肚皮上继续游荡,三日月身后莫名地飘著花,甚至已经闪耀著一个誉...
说实话,能平无白事的去吃鹤丸的豆腐,三日月这生还有遗憾吗?

鹤丸没有表现半点抗拒,所以三日月能够放胆动作,使吃豆腐能够进行下去...

之后又是一场...你哈哈哈,我哈哈哈...的运动。最后鹤丸被玩得连腰带宽了...
这次两人都累透了...

看著鹤丸那幅疲惫不堪,衣衫有点不整,喘著气的样子,刹时令三日月有点想入非非非,但君子不乘人之危。所以...

冷不声防,脸上那湿润的触感拉回了三日月的思绪,就像犬科表达对主人的爱意一样,鹤丸竟然一时失控,在三日月的脸上舔舐了一下,瞬即鹤丸又清醒过来,看著三日月阴沉的脸,立即道歉「三...日月?抱...抱歉」

三日月猛然地站起
「鹤哟~不如到爷爷的房间玩好吧?」
没错!君子不乘人之危...所以三日月打算将鹤丸放到自己房间好好保护,再作决定。
三日月用鹤丸的羽织简单掩饰鹤丸宽了衣的肚皮,顺著刚才抱著鹤丸侧坐的姿态而抱起鹤丸,站起后就成了公主抱。

「你这老头子,等等!到了你房间还有啥玩啊!放下我!」然后鹤丸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用力地推拒著三日月,可惜三日月已经大步流星地往自己房间方向走

「鹤哟~...」三日月的说话还没完
「鹤丸桑,原来你在这里?害我们找久了!」被忽然前往园子,即是往三日鹤方向跑来的光忠和大俱利打断了。
鹤丸忽然好像看见救星...

「三日月大人,原来鹤丸桑在你这边,真是太令人放心了。打扰了你一个清早,犹充地感到抱歉!」光忠还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对鹤丸国永而言是最不(危)安(险)全的存在。

「哈哈哈哈,照顾鹤是我的份内事,烛台切你不需歉疚!」幸好三日月瞬即从老流岷状态,变回在大众眼中那个宽厚慈祥的爷爷。

「俱利.光忠吓到我了,你们刚才竟然这样对待我,你们这些年轻人还记得对老者的尊重吗?你们可是......」鹤丸再一次展开烦胶本能,
「好吵…」大俱利有了捂著鹤丸嘴巴的冲动

光忠哭笑不得地瞄了鹤丸一眼,然后他有气无力地对三日月再一次道谢,正准备接回鹤丸时......

「三日月大人?」光忠正准备抱过鹤丸,
「甚好甚好!」可是三日月死死抱紧,不打算把鹤丸交还
「甚好就放手吧!干嘛还抱住」大俱利没光忠好耐性直截了当对三日月说。
「不是吧!事到如今,三日月难道你还要把我带到你的房间吗?」
「......」「......」「......」
鹤丸不说还好,当说完后气氛古怪至极点,顿时空气冷至零下,光忠.大俱利.三日月...三人脸脸相觑,刚才那友好刹时荡然无存。

「嘛!如果两位无事的话,我和鹤告辞了!」然后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三日月已经绕过大俱利和光忠,飞快地打算离开。

「喂!你这家伙想带国永到哪里啊!」大俱利反应过来立即拦截著三日月,仔细一看,鹤丸可是连衣衫都不整。

「鹤丸桑还是交还我们吧!」光忠籍著著大俱利分散了三日月的注意力,本打算把鹤丸捞回怀中,可惜计划不顺利,光忠只捞到了鹤丸的肩膊,而腿部则被三日月死死抱住。

「腰腰腰腰!我的腰快断了!!!!」只可怜鹤丸全身一下子被拉紧,还要被持续悬在半空中,老腰看来都要早登极乐了…

「老头快放开国永!」大俱利也参一把脚,在光忠那边作支援,由于这样所以三日月不得不加大力度。伊达组愈拉愈用力,三日月就愈扯愈起劲。总之鹤丸的身体已经被拉扯至极限了,就像在上演一场活刀解一样…
最后鹤丸已经神志不清喃喃地说著「要断了…真的断刀了…」
虽然要死了,不过至少最后能保持纯白,以鹤的姿态步入静土...
也算无憾吧...

三日月有点阴沉「烛台切你要用鹤丸的上半身做什么...」

「什么上半身啊?鹤丸桑这么吵闹烦人,还能有什么好做吗?」其实烛台切半点非非非的意思也没有,只是在说鹤丸废物回收也没人要吧!

「等等,光忠,你要跟国永的上半身做什么?我是不会充许你跟别人的上半身做不要得的事!就算是国永也不行...」大俱利难得对光忠坦白起来,可惜还是用错地方

「才不是啊!我才不会用鹤丸桑的上半身做什么不帅气的事啊!」所以你们不要再这样好吧

「既然你们都不用,就还给我吧!」三日月十分生气地说

「所以你到底要用来做什么啊啊啊啊!!!!!」大俱利和光忠同口异声地说

「当然是做些湿漉漉黏糊糊的事啊!鹤的全身都是我的!不会跟人分享!」三日月终于火力全开
但这句真的擦新了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的三观,平时这个老头子不只是有点老人痴呆罢吗?为啥会变成这个满口不道德话的老流氓?还不止,光天白日之下拐带…拐带甚么?拐带...没错!拐带别人家的小狗(好像哪里不对劲),这是在闹什么?

「你这老流氓到底在说什么?」鹤丸已经半死不活了,都忍不住回魂吐糟三日月。

「呐呐!」忽然感受到谁抓住自己下摆的大俱利和光忠同步猛然回头,看见一个矮小的身体在背后拉著自己,是今剑「大俱利伽罗,光忠桑,你们为何要欺负我弟啊!」

「咿!!我们没有欺负三日月大人…」面对这么天真的脸孔,光忠和大俱利竟然一时疏忽忘了戒心。

「我不是说三日月,我说你们在欺负鹤丸!」今剑可爱的歪歪头。

「鹤丸桑呢!?」当他们再次听到鹤丸的名字时才记起刚才正在跟三日月宗近进行争夺战
。但遗憾的是,再次调头时,两人已经毫无影踪

「在你们跟我谈话时被三日月救走了!」这明显是赤果果的阴谋来著,奈何面对今剑这看似天真无邪的脸,大俱利和光忠都气不上。

三条家的大哥真不能小看…

评论(55)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