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定制男友#03

椒为:

※和 @魚肉UP 的联文,鱼肉真是个好人,在我卡思路的时候听我唠叨了几个小时。)


※本章R13[什么]


※本章提要:鹤丸:三日月,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这么能怎不上天呢?


  


  


  


   “啊哈哈,是的,是的,真是太任性了呢…”


   “那么就多谢了…太…”


   鹤丸怀着一腔的雄心壮志回到家,出乎意料的,那个“怪胎男友”竟没像昨天那般在门口候迎,倒是屋里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喂——三日月,在和谁说话呢——”鹤丸乱七八糟地蹬掉皮鞋踢踢踏踏地走向卧室,正与向外走的三日月碰了面。


   “我啊?正向来家的先生表达歉意呢,昨晚您不打招呼就跑到别人家去,实在是太失礼了。”三日月十分自然的,像爱侣一般用食指点了点鹤丸的额头。接着绕去将鹤丸踢得乱七八糟的鞋子摆好,进了厨房。


   鹤丸被那个似宠溺似娇嗔般的动作雷的头皮发麻,无法自己。


   回过神来,鹤丸发现家里窗明几净,沙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的规规矩矩,阳台上搭着昨天换下的衬衫。炉子上的火苗晃晃悠悠,锅里传来阵阵香气。


   “表达歉意?倒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昨晚去来家的啊?你跟踪我?”鹤丸抱着双臂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在其中忙碌的身影,深以为有必要振振夫纲,不能再这样被牵着鼻子走。


   “跟踪?您怎么会这样想。”三日月闻言停下手诧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按照您通讯录中的号码挨个问的罢了。大晚上的我很担心,来家的先生说您昨晚匆匆忙忙跑过去吓了他们一跳。”


   “啊…”鹤丸怔怔的看着他,难以想象这个人该付出了多少时间和毅力才能做出一个个打电话问这种事,长期独自生活的心因感动涌起一股暖流……“等等。”鹤丸的脸唰的黑了,颤抖着手指指向卧室:“难不成你用的是…我的固定电话…!?”


    三日月顺着鹤丸的手指看过去,一脸无辜:“当然了,毕竟我没有手机。还有今天的买菜钱也是从您的抽屉里拿的,做了大餐。”


    鹤丸气的要冒烟,怒吼着扑过去钳住这个败家子的脖子使劲摇晃:“你知道这么多电话要多少话费么!!!!!!这可都是钱啊!!!钱啊!!!!打什么电话啊我还能死在外面不成??!!气死了!!!这可都是我的老婆本啊啊!!!!!”


   男人嘛,谁没有点不一定娶老婆用的老婆本呢(x


   只是三日月明显不能够理解这个没有太大含义的“男人间的名词”


   鹤丸看到三日月脸色猛地阴沉,心下一惊,还未来得及动作便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三日月的身躯覆盖下来,自上而下的俯视着鹤丸。手腕被攥的生疼,鹤丸恼羞成怒地抬脚要踹却被用膝盖压制住。


   “三日月宗近——!发什么疯!给我起开!”


   三日月答非所问:“有了我,您竟然还想要娶老婆么?”


   “哈!?”鹤丸惊疑:“你是不是自我幻想过度了,我娶不娶老婆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三日月退开半身振振有词:“我是您的恋人,在恋人身旁说要娶别的女人,您觉得合适么?”


   …差点把这茬忘了。


   鹤丸坐起来,摸了摸地板发现擦的还挺干净,一点灰都没有。他清了清嗓子:“我们有代沟,得好好聊聊。你老老实实回答,不然我就退货!首先,定制的时候在性格上我选的是温柔,你觉得,把男友按在墙上地上这种事,哪里温柔了?”


   “可是,”三日月答道:“您在选择温柔时也额外附加了[不要一成不变],我这不正是在满足了您的需求?”


   不,早知道就老老实实选温柔了。


   鹤丸一阵苦恼。


   “而且,我能满足您的多方面要求,自动填补您所缺的细节,岂不是最适合您的喜好?”看着鹤丸明显不信任的眼神三日月又进一步拉起他的手放在脸旁,循循善诱:“况且,您对我的脸不满意吗?”


   鹤丸动动手指摸了两把,不得不承认就脸这一关三日月戳中了自己的high点,自己能给他打超满分。


   “其次,就家务而言,今天家里的表现也说明我能够好好照顾您。”


   “可是你除了收拾东西和做饭似乎以外什么都不会,还得我伺候你。”鹤丸一针见血。


   三日月:“…”


   “所以总的来说你还是没什么用,我是不是可以申请换一个来?”鹤丸越说越欢乐:“让你们公司给我换个人妻受来,以后我上班,回来就能看见他穿着围裙站在门口说‘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呢’啊!想想这样的生活真是充满幸福呢…”


   三日月突然凑过来,用嘴唇堵住了鹤丸的话。


   22:30。鹤丸穿着睡衣黑着脸站在床边,三日月顶着脸上的谜之红印站在另一边…什么都没穿。


   “衣服呢?”鹤丸开口。


   “不会穿。”三日月理直气壮。


   鹤丸暴躁地给三日月套了自己的睡衣,更加暴躁的发现自己宽大的睡衣在三日月身上绷得能数出一块块腹肌。


   “算了…你先别穿了,睡吧,明天我再给你买。”万般情绪只剩下了无奈。鹤丸率先爬上床的一侧,背对另一边。再次感慨幸亏当时为了舒服买了张大床。


   三日月跟着躺了下来,定定的注视着鹤丸的背影。雪白修长的颈子裹在睡衣领子中,由于睡姿压出深深的肩窝,被子裹住身体刻画出一条诱人的曲线,尤其是腰那里猛地凹下去,让人恨不得用手去丈量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鹤丸的怒吼:“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不料这天晚上鹤丸做了个不太能见人的梦。迷雾之中,他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搂在怀中,亲吻细碎的落下来。属于男人的热度在身上游走。鹤丸涨得难受,在男人身上摸来摸去,两人四肢交缠,汗水淋漓。鹤丸意乱情迷地扭头,男人赫然变成了三日月的模样,只见他勾起唇,微笑着问:“您有多爱我一点么?”眼中情意浓浓。


 


    鹤丸吓醒了,发现自己男人都懂的状态立了起来。身后三日月八爪鱼似的缠抱着自己,难怪会做奇怪的梦。闹钟刚指到6:15,离起床时间7:00还差着点。鹤丸那活儿今天格外精神,涨得格外难受。无奈身后还有个三日月,鹤丸预备将三日月扒下去,自己去洗手间解决。


   鹤丸转了转身子,抬起手,还没碰到三日月,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了正精神的小鹤丸。


   “啊——”鹤丸吓的大叫一声,才发现三日月也迷迷糊糊的醒了,此时正一只手揉着眼看他。


   “晨.勃了呢。”三日月口气平淡的叙述这一事实。


   “…我当然知道!你快放开!我要去洗手间!”最脆弱的地方被握住,鹤丸羞耻的说不出话来。


   “请让我为您服务吧。”三日月搂着一翻身,让鹤丸趴在自己身上,手上一拢一撸,鹤丸的呼吸就乱了。


   “够、够了!你松开,我自己来!”鹤丸手忙脚乱的想从三日月身上爬起来,却被他高超的“手技”搞的欲罢不能,加上下身在三日月手里,根本直不起腰来。


   很快,鹤丸在低吟中喷发出来,尽数撒在三日月的掌心。接着,他目睹了令人血脉贲张的一幕——三日月伸出舌尖舔了舔那些白色的液体,说:“好浓,您是不是攒了有一段时间了?”


   鹤丸又跟前天晚上一样迅速跑了。


   这时距离工作时间有一会儿,鹤丸趴在办公桌上一边反省自己的春梦为什么不是抱人而是被人抱,一边为早晨的刺激面红心跳。


   一期走进来:“咦,鹤丸殿今天来的这么早…诶诶诶你的脸怎么红,是生病了么?果然还是请假回家看看吧!”


   鹤丸颓然地抬起头,猛地握住一期的手,在对方诧异的表情中坚定的说:“拜托了!请让我加班吧!”


  


  


   

评论(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