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定制男友#04

*由于大考所以拖了很久文抱歉,感谢啊椒理解!
*一起努力吧!和啊椒一起共创美好三日鹤!@椒为
*错字有




10:47pm

「鹤丸殿,你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么?」一期指著原稿一脸认真地问鹤丸。

「...是指剧情吗?」鹤丸认真地看了好一会才回应一期。

「对!鹤丸殿果然有天份,这句话稍为跟上一章节有冲突,显得不合理!」一期笑笑的道
在鹤丸不屈不挠死缠难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请求下,一期终于答应让鹤丸加班。虽是说加班,但实质上工作其实没有这么多,到了后半部份,基本都是一期在教导鹤丸有关编辑的知识。
而由于平日8:30差不多是下班时间,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已离开,黑沉沉的办公室,只剩下亮著书桌灯的两人。

「明天你提醒一下山姥切殿,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一期开始收拾桌子的杂物
「那么...要去喝杯么?」鹤丸依然没有回家的意欲,毕竟他加班并非因为工作热诚,只不过是为了逃避三日月罢!

「不了!要给弟弟做个好榜样...」一期总以弟弟为重。
「啊拉!说起来,这样的加班不是耽误了你回家照顾弟弟的时间么?他们没问题吗?」想到这一点鹤丸忽然很有良知地感到歉疚。

「请不必介意,后藤和药研.厚他们会帮忙照顾弟弟们,他们真是可靠的孩子。」一期每次说起弟弟总是赞不绝口的。

「那挺不错啊!」鹤丸点点头表示认同,这三个孩子实在蛮可靠。
「鹤丸殿,能说说这两天如此勤奋的原因吗?」一期笑道。
「那个...只是家里出了点事情。」鹤丸忽然想起家中的那人...甚至是早上的梦和事情...真是...十分那个
「家中...难道是跟小女朋友吵架吗?」一个大男人会宁愿工作也不回家,理由通常都走不开妻子啊...女朋友啊...之类的

「才没有女朋友啊!没钱,养不起!」何况养也不是女朋友吧!
转个念头一想,鹤丸觉得自己似乎养了一只怪胎。

「那么是...很大的困难吗?经济困难?」一期开始胡乱蛮猜。
「哈哈哈,是更大的困难啊!」

经济困难对鹤丸而言根本是微不足道,
虽然只是两三天的认识,但其实鹤丸已经意识到三日月压根不是自己的理想型,而且他的行为和想法远远超过自己想象。其实多少鹤丸也有点后悔当初如此轻率的决定制造三日月,但也不可能真的遗弃他吧!
三日月宗近是为鹤丸国永而生于世上,如果自己舍弃了他,那后果将会是如何呢?根本浅见易明,不是被改造就是被摧毁。两种结果都不是鹤丸想见到的。
被改造,从动词中已经听得出是多可怕,摧毁更加不用说。
就像一件物件一般,没有生命的选择权,换个角度而言,三日月宗近其实也是很可怜。

但确实,鹤丸真的不接受被人牵著鼻子走,他不爱受人控制,亦不爱被局限。虽然三日月确实有点脑残,但令鹤丸如此抗拒的原因大多于男性的尊严,他不甘因任何人而沦陷。

「鹤丸殿!需要我帮忙吗?」鹤丸曾在好一段时间帮忙过外出的一期照顾弟弟,所以对鹤丸的事一期定必两脇插刀。
「不用了!只是来了个麻烦的亲戚罢!」鹤丸淘气地拍了一期的肩膀一下。

""""啪""""
声线来源同时吸引了鹤丸和一期,由于是在幽暗的办公室,所以两人同时都被吓到,更使鹤丸忘了将搭在一期肩膀上的手移开。

当眼睛有点适应移动的物体后,鹤丸有点惊讶地叫了一声
「三日月?」
「对!鹤,晚好!」
说实话,鹤丸对三日月出现在这里这件事,可是惊讶得不能再惊讶,他来又是要干什么?
(ps.别问我为何三日月知道鹤丸的工作地点,大概作为制定男友,总会知道一些基本资料吧)

同时一期亦细细打量著名叫三日月的那人,因为眼部适应,所以隐若中一期看见面前的人轮廓很标致。虽然很失礼,但一期觉得他的容貌比起女性还要美丽,但身高和体格却十分健壮。
但最吸引一期视线却是那人脸上的不满,眼神中对自己汹涌而出的敌意!
他到底做了甚么,才能跟一个初见只有数十秒的人结下深仇大恨?

「你好,初次...」不过,一期还是有礼地打招呼,然而却被鹤丸打断。
「吓到了...你怎么进来的?来干嘛?」鹤丸有点没好气的对三日月说。
「唔...因为门没关上,所以我自行进入,鹤没有回家令我很担心」三日月对著鹤丸笑说
然后三日月看向一期「擅自闯入打扰到你,真是抱歉!」

而一期则有点懊恼地喃暱「和泉守真是,走时要关门嘛!」
然后又回神过来,见到三日月放下敌意,一期立即有礼地回答「初次见面!我是一期一振,应该算是鹤丸殿的前辈吧!」

「幸会!我叫三日月宗近,我是鹤的男...咕...」
「哈哈哈...真是的,吓到我了,三日月是我的亲戚,明天见了一期。」鹤丸立即用手捂著三日月的嘴巴,然后他慌慌张张地用秒速消失在一期的眼前。

虽然有点惊讶,但一期依然以冷静对待「鹤丸殿,明天见」
他一直坚持,只要是有关鹤丸的事,无论多猎奇都要保持平常心。

出门后,不知三日月是否坏了脑袋,一路上都沉默不语,有点赌气地自愿自顾走在前面。
三月时份的天气有点回暖,但依然是冷,特别是晚黑,寒风使鹤丸不由得颤抖起来。

三日月忽然停下,鹤丸还以为他想做什么,原来他是把颈上的围巾御下,并套在鹤丸颈上。
「今天厂商寄来了一套外出衣服给我,冷了,你就带著吧!」
三日月这个冷不声防的行为使鹤丸愣住了,回想起刚才他一直都为三日月的事感到烦厌,然而他没想过整理东西.做饭.使用居定电话寻找自己.甚至早上...那个...不说了.接自己下班,等等的!虽然每件事都带瑕疵,但要说的话一切出发点也是为了自己,而自己却不停抱怨他,好像过份了。
人愈大,会处处为自己考虑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有人会无条件为自己付出。
只是两三天,不论好坏,三日月为鹤丸做的事,已比平时不少朝夕相对的人还要多。即使鹤丸知道这只是制定之一设定,如果当初选择了其他性格,那所有对他温柔说不定会荡然无存。但真要说的话,在生活中,会这样照顾自己的人,就只剩下三日月。
鹤丸不是如此硬派的人,想到这一点他不由自主地有点心软下来,"或许只是制造的方法错了,没准还能纠正呢!"那时的鹤丸是想得如此美好。

「三日月你走得如此快干什么?」鹤丸不知道三日月忽然在生什么闷气。
「鹤为何要上班到如此晚?」还要跟别家男人如此亲近...三日月心想
「不加班能养活你这个败家子吗?」鹤丸十分无奈地用秒速找到籍口
但却将三日月打击得无话可说,
「今晚我再不会跟鹤你说话,你就跟紧好了!」所以就将小孩气愈闹愈大,但三日月却没有对鹤丸置之不理,只是无所谓地牵著鹤丸的手乱走。

鹤丸哭笑不得地想
..."果然在制定的时候出了大问题"...





评论(4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