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嘴上说不要,尾巴却很诚实(下)

*犬耳朵×犬尾巴+犬属性=犬人化(鹤)
*r18
*无幸待奉汪星人,所以有关汪星人属性的描述都是维基和基本认知中来著,有误求见谅!
*因为犬化了,所以鹤丸比较老实
*三日鹤未交往,三明局部失忆
*he,轻松向
*可能有错字
*完结

「哈...哈...累死爷爷了...」三日月放下鹤丸后,也顾不上仪态一个屁股坐下,喘气声在空旷的房间不绝地回荡。

「老…老头子…」鹤丸可是见证著三日月宗近以高速10秒,从底层园子冲了五层(不理解日式和屋格部,不知是否真的有五楼)楼梯,到了五楼一间没有人入住的房间内,忽然觉得百感交杂,十分难以言语…语塞了

「鹤…的…两个弟弟…真的…十分难缠…啊!」不需怀疑,三日月是在说大俱利和光忠。
「你…先不要说话吧!」即使吓坏了,但鹤丸还是好心地用手扫扫三日月的后背,替他顺顺气。

2分钟后……
「三日月…你这样冲赶把我带到这里是要干什么?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这层基本都是空置,用来放杂物,鹤丸愈待愈觉得不安,总觉得今天不想跟三日月待在一起,三十六计走为上将。

「不!鹤…让爷爷再休息…一回…有话跟你说…」三日月拉著欲想起身离开的鹤丸,鹤丸也顺著他意坐下。

再过1分钟
「三日月…其实我也有话想跟你说很久…」鹤丸忽然有点扭拧,其实这是他藏了在心中很久的话
「鹤?!」难道是表白……正因为这种想法,所以使三日月有很大期望
「你别要如此高兴,其实并非什么值得你高兴的话,可能会令你难以接受…」 然后鹤丸又再次犹豫起来了,但总有天都要说出口,不是犹豫的时候了
「嘛…说来听听…」但这使三日月更肯定鹤丸是要表白

「其实,在你没到本丸之前小狐已跟鸣狐共结连理 (结婚) 了…」
「我也喜欢鹤…」
「……」
「……」
然后……
同一秒…两人都愣住了

「哈哈哈哈,三日月,你吓到我了,这玩笑很惊吓啊!关于小狐,因为他不知道你何时到来,所以他先跟鸣狐共结连理 ,不过他不好跟你说,所以拜托了我。」见状,气氛有点古怪,三日月沉默得有点过份,于是鹤丸又补充说「别要怪他啊,你这个老人痴呆的一向都爱迷路,谁又知你何时到来!共结连理这些事可是不能…」

「鹤!你就把我的表白无视得如此彻底吗?」三日月忽然将鹤丸按在地上,一手扣著鹤丸的双手并举至头上,连眼神都变得尖锐起来了…

「喂喂!三日月你就如此不在乎你的弟已经成家这件事吗?」奇怪的是鹤丸竟然不感到害怕,或是意识不到三日月的暴戾,竟然若无其事地闹著玩地回答三日月
别怪他,有些犬科动物可是比较迟顿,不代表鹤丸原本迟顿…

「哦啊…不如让我倒问鹤你吧!小狐为何会将如此重任交给你啊?你们有如此深交吗?你又为何清楚我的事?」三日月忽然意识到问题的精结

但被这样一问却使鹤丸愣住了,平时他一定能立即吹嘘各种谎言和借口,就例如"是我撮合他们的,所以他拜托我","年纪仿约总能交好", "天下五剑的事总有听闻"…这些之类之类的借口,他竟然一个都说不出来。
并且鹤丸开始有点后悔,当初小狐丸拜托自己的样子太诚恳了,加上确实不是容易说出来的话题。小狐丸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既然三日月已经忘记了自己,那替小狐丸说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如果猜到会变成这样,早就不该替小狐丸说话吧!鹤丸深深懊悔著...
顺便一提!那时的鹤丸看不见小狐丸转身后的奸诈笑容…

「哈哈哈…不知道啦!」对很多人而言,"不知道"是逃避现实的最佳语言,包括这刻的鹤丸…

「鹤…你是否有什么瞒著我?」扣著鹤丸双手的力度增加
「三日月你很在意过去吗?」面对有关过去的话题,连犬化的鹤丸忽然开始认真起来,目光锐利的盯紧三日月…
其实过去也并非什么很特别,亦不是不能触及的话题,只是… 无论是如何无法割舍的感情,又或是幸福得沉重的回忆,也无必要加诸于一无所知的人身上。
「并非如此,我害怕著…我害怕…自己会否曾在不知道的时候伤害过你。还是因为我忘记了你,所以一开始你已经否决了我,而选择其他人,我想跟你共赴以后的日子。」他并非在意,若忘了重要宝贵的回忆,也只是可惜。但如果就因为这样而被宣判死刑,那就真是可悲至极,三日月宗近绝不容许这种事。

三日月松开扣紧鹤丸的手,改为抚上鹤丸的脸颊。
鹤丸有点舒服的瞇著眼睛,但又猛然睁开双眼,并抓住紧三日月的手。

「三...三日月,你刚才的话是...」鹤丸忽然不太懂如何组织一个动词去总结刚才的话。
「是表白!」然而三日月首先直截了当,接著鹤丸的脸颊用上看得见的速度烧红,最后头顶都冒出蒸气了。

「咳咳!吓到我了...我跟你过去关系确是很要好,就像...兄弟一样吧!你从没有伤害过我,即使我们有过敌对的立场,也没有撕杀过,你放心就好了。至于表白...你是认真么?」鹤丸开始认真向三日月解释,因为这是十分重要,必须说清,不然很容易产生更大的误会。不过鹤丸这刻最需要做的是,向三日月...确认最重要的事。

「哦啊!难道鹤觉得爷爷在开你玩笑么?爷爷可是真心真意的深爱著鹤啊!」三日月有点不高兴,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显然了出来。

「吓到我了!没想过是两情相悦」鹤丸压根没有感受到三日月的不满,只是红著脸,有点别过脸,不敢看著三日月。
千年的恋慕终于得偿所愿,那就应更加把握机会吧!

然而,默沉了数秒
「即...即是鹤鹤鹤...也喜喜喜欢...我我吗?」可是连三日月都羞起来了。大概这是三日月宗近作为天下五剑的刀生中,第一次口吃,可是连脸都红透了。但也能理解的,喜欢却很无望的对象也喜欢自己,难道不是很值得高兴吗?

「是...是是是....!」连那个处世不惊的三日月都害羞成这样子,鹤丸更是完全是不知所措,本来已经降下的温度,再次烧到脸上,口都结巴了。

说起来,他们可是用著暧昧的姿势,在那空无一人的楼层说著爱。更别说鹤丸可是衣衫不整,肚皮延上的衣物大大被张开,露出白晢的胸堂。

三日月有点按捺不住,在这胸骨上用唇一点一点的掇点著,一直向下至肚皮,慢慢盖上紫红的印记。三日月干脆把阻事的腰带拿下。

鹤丸立即按著三日月的魔爪,半笑地对三日月说
「三日月!太急了吧!」刚才才告白,然后然在就立即做爱,这是跳了多少个步骤啊?

「没关系的!鹤,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做完我就跟你共结连理 (结婚)」
「负啥责任啊!!!男人跟男人有啥责任要负,还有你在哪里学会的?吓到我了」

「那,鹤...我的鹤,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三日月忽然停下动作,情深款款地看著鹤丸,大概这刻没有人这般不解风情去拒绝吧!
「没我拒绝的权利吧!我的新月!」鹤丸用指尖滑过三日月的脸

就算记忆遗落了,但不论转多少弯,天公依然造美,姻缘线依然相连。
三日月宗近始终会恋上鹤丸国永,两人注定相爱。

【以下肉】
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334&act=fiction_stage&stage=50854



end

还有别要问起俱利和光忠如何从地下,逐家逐户的搜人,到达时看见三日月抱著累透的鹤丸时,那崩溃的表情是如何精彩。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虽然肉文很难作,
但实不相瞒,从开始这篇文的出发点就是为肉。
鱼肉我要高考了,所以"尾巴"完结后,在5月前除了与啊椒的联文外不会再开新坑,
虽然我的文很多缺憾,但是谢谢一直支持的各位大大。

评论(2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