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决堤

*r18


*he


*有病


*错字有


*被审神者害得快要暗堕的三明,被鹤丸救回的故事




三日月宗近很烦躁,甚至已经到达了快要暗堕的境界。




原本是个很欢乐的本丸,但从长谷部碎掉一切面目全非。这家本丸的审神者是个痴情的女子,压切长谷部是审神者的爱刀,亦是最恋慕的人。当审神者拿著长谷部的碎片后,她疯了,而且是很疯。


整个人都变得阴阴沉沉,白天疯狂地锻刀,晚天抱著失去灵魂的刀骸尖叫痛哭。或许是因为头目的性质影响著下属,又或是审神者的精神伴随灵力僭入刀剑的思绪。久而久之,整个本丸都阴暗起来。




情非得意,因为无法承受这种接近暗堕的精神体,因此有些刀剑都被逼得接近狂抓。最终整个本丸的运作瘫痪了,事态非常严重。然而无论怎跟审神者说话,如何努力的开解她也是徒劳无功,她再听不进任何人的话,正如一只活的人偶,每天不断重复做著一成不变的事。




但各人有各人的执念,即使是摇摇欲堕,还是只有金玉其外,谁也不想家就这样毁掉。


最后,由本丸最强的三日月代替审神者担任领导本丸的角色,务求在审神者再次锻出长谷部之前,本丸能够纠存多一段时间。


就因为这样,三日月宗近在形势所逼下,负上了整个重任。同时亦意味著三日月要承受最多审神者被污染的灵力去保护本丸。


就在这种环境下,三日月吃力地撑了很长的时间。




幸好,这些日子终有结束的一天了。


当再次锻到长谷部后,审神者终于正常回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到底犯下了如何的大错。于是开始恢复本丸的运行,尽量平复受影响的刀剑的情绪,一切进行得很成功,大家都打起精神过来。


可是...唯独三日月恢复不能,以往那仁慈的老人,变成了一个暴燥又嗜血的狂徒。往惜的他只会为了任务才会斩杀敌人,而现在的他异常享受杀戳,残杀敌人,沾满鲜血,将此视作一场游戏。




众人包括审神者为三日月沉思解救的方法,


如果三日月为所有人渡过难关,但却因此而被刀解,那实在太可怜了。


而当众人说到三日月最想见的人时,审神者蓦然记起三日月曾提过的刀---鹤丸国永,那时的眼神所流露分明是迷恋到极点深爱的感情。奈何在三日月来到前,鹤丸早就碎了,没再成功锻回来,因此这个方案似乎没有实际效用。




但真的不知该不该说天公造美了,鹤丸国永竟然在当晚被锻回来,而且还要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这刻无论是谁接近三日月也是很危险的事,然而即使用尽任何手段审神者也要把他纠正回来。不然使刀剑暗堕可是会被政府怪责下来,甚至会被革职,以后不能见长谷部这种事,她宁死也不要。


说到底审神者与鹤丸并不熟稔,即使牺牲了鹤丸,她也不会感心疼。


因此使审神者产生了歪念,以试刀为由,好把鹤丸骗到三日月的房间去。




-------------------------------------------------




r18


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334&act=fiction_stage&stage=51222




-------------------------------------------------




早饭时间,同时亦正是众人例行开会的时间,而今次的标题依然是已持续一个月的


~"如何拯救三日月爷爷"~




今天的审神者异常安静,仿如做错了什么心虚了不敢说话




直到某人打算推门而入,


「哈哈哈哈,各位早上好,怎么了?在开会吗?」三日月已经1个月足不出户,暗沉得随时暴走一般。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把所有人都吓得不轻。


即使三日月只是站在门前,但有些刀剑已抓紧本体,并不是打算伤害三日月,而是防止突发事变。


「爷爷,你没事了吗?」审神者的眼中已被恐惧填满




「啊哈哈哈哈~主上真是懂开玩笑,我跟你的事可多了!现在打算跟你算清!」三日月作势要拔出本体,可他还未有动作,大伙已有不少人冲过去,在他面前摆出攻势,都是为了牵制。


然而在三日月背后忽然传出不名的声音「老头子,准备开始咯!」


「知道了,鹤!」三日月笑说




「哇哇哇哇哇!」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从三日月背后跳弹跑出来,没有人反应得来,都被吓得鸡飞狗跳,欢乐的画面纷乱一片。




最后物吉贞宗定神一看


「鹤丸师傅?」




真相大白了




然而




喧闹声更甚...




「鹤丸殿!?」


「鹤丸这家伙!」


「鹤丸?」


......


来自熟人的声音




「鹤丸桑回来了~」


「鹤丸哥!!」


「好想你啊!!!」


......


来自短刀们的声音




「哈哈哈哈!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有吓到你们吗?」


然后鹤丸理所当然地被大包围著...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鹤丸那时,三日月无声的步移向审神者。


审神者发现时,三日月已经坐在她旁边


「对不起!」审神者知道自己做下了什么,更清楚无法逃避,因此只好瑟瑟缩缩地低头认错。


「主上,我直说了!我很讨厌你!」三日月这样的开场白使整个气氛都异常低压,审神者无意识咽下一口唾液。「但直接伤害鹤的人是我,我无立场报复你!但若果再有下次,不论你有什么原因,只要你陷害鹤,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对话,但又开始记起三日月


「爷爷,你终于康复了吗!?」乱开朗地问候三日月。


「唔~你在关心我吗?真高兴呢!」


三日月从审神者旁离开,审神者随即冷汗直流下来,刚才她可是真的以为会被三日月斩掉,或许今后她会吸收到教训




三日月高兴地走向鹤丸


「在鹤爱的呼唤下!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沉默了数秒后,全场传起惊爆的欢呼




「你这老头子!我那有有爱地呼唤你啊!」


一切抗议无效,尽淹没于人朝的欢呼声中




然而看到大家围著关心三日月的情境


「算了!」鹤丸无力地说




无意间三日月和鹤丸对上了眼,两人皆泛起淡淡的笑意,画面十分优美。




"""果然他的笑颜是最好看的!"""


"""果然他的笑颜是最好看的!"""




~~~~~~~~~~~~~~~~~~~~~~~~~~~~~~~~




好吧!这篇文真的有点那个,到头来我也不太清楚在写什么...


想了很久才能把结局转回he...(作者是he主意者)


谢谢各位观看的大大!


還有就是,如果蟻窩看不見告訴我!我再找後備網頁。




~~~~~~~~~~~~~~~~~~~~~~~~~~~~~~~~




补充




晚上




「三日月,为啥要跟这么多人胡言乱语!?」鹤丸忽然想起大俱利和光忠看著自己的眼神,真是...


「我可是要宣泄对鹤的主权啊!不管鹤过去经历过什么也没关系,现在鹤是我的。」三日月轻抚著鹤丸的脸颊




「吓到我了...竟然是说这事...我可没有跟别人做过这种事!」昨天只是因为一句令三日月完全暴走,或许澄清一下会比好。


「什么!?」三日月脸上尽是惊喜之色




「就是说就算你不相信也罢,我跟你说!随了被你......硬上这次外,我从没有跟别人做过!」鹤丸有点难以言语地搔搔头


「鹤...真的吗?抱歉!就算是很过份的事,但我真的很高兴,鹤只是属于我这种事,真令我高兴至极了...我答应你,在你的心影消失前,我不会逼你跟我做事!」虽然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昨天实在是不好的回忆,第一次就遭到这种事,再坚强的人也难以估计心理阴影面积...




「真是的...该说你真体贴吗?你啊,只要不再暗堕就已帮大帮了!」鹤丸有点哭笑不得


「唔~好像不够呢!鹤丸国永我三日月宗近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再伤害你!」即使心理阴影不是说抺去就能抺去,但至少结下约定好让鹤丸放心。




「吓到了...竟然如此认真,那我相信你吧!说起来我可是没打算与你交往啊!」鹤丸坏笑说


「无妨,我会用真心打动你的,因为我最喜欢你!」


因为三月月知道他们的心早就相连了。

评论(36)

热度(160)

  1. 一条 薰魚肉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