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定制男友#05

椒为:

※赌一包辣条,鱼肉抢不到沙发:)
※好像有点短…下面就交给鱼肉啦!
※OOC有
※过两天开新坑
 
 
 
 
   三日月自拥有意识的那一刻起,就清楚的意识到:我是为了某个人而存在的。
   他第一个走出实验室,身着白色服装的人围上来,为他披上外衣,告诉他:“No.1,这是你为之存在的人。”
   看着那份档案上的相片,俊秀的男子对着镜头毫不羞涩的灿烂笑容。三日月不禁生出几分期待,几分踌躇来。
   [啊,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心中生出降生以来的第一次触动。
   [为了他,我才能…]
   [我是为了陪伴他而诞生的。]
   [我是在他的理想中,因他的要求而获得了生命。]
   [他对“我”的期待是……]
   修长有力的手指带着几分战栗的力度将纸页掀到了下一页——
  
   定制标准,全部随机。
 
 
   三日月因梦而醒,颇有些哭笑不得。
   大约还是破晓时分,窗帘外的夜色中透出些隐隐约约的亮色。满室静谧中,鹤丸背对着三日月睡的正香,呼吸声轻浅。
   只不过因自己的一句赌气话,鹤丸竟真的一晚上没说一句话。三日月转身面向鹤丸,将鹤丸捞到怀中。鹤丸在睡梦中受到打扰,不满的嘟囔了两声,转而又自发地在三日月怀中寻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三日月抬起没被鹤丸枕着的另只手,顺着他的头发像安抚小动物那样摸了摸,眼中尽是无奈的笑意。
 
    鹤丸比往常醒的晚了一点,只觉得这一觉睡的舒服异常。三日月推门进来拿茶杯,见鹤丸一脸迷糊地坐在被子里,笑着道:“早安,再不起床上班要迟到了哦?”
   待鹤丸急匆匆地洗漱完毕冲到饭桌,三日月刚好把最后一个盘子端上来,盛着煎的黄澄澄的煎蛋,是鹤丸最爱的八分熟,淋了些酱油,热腾腾的令人食指大动。
   为鹤丸准备好早餐,三日月就拉开椅子坐在一边看着他。鹤丸握着筷子,看着只有一份的早餐迟疑道:“呃…三日月,你不吃吗?”
   三日月摇摇头:“我并不饿,你吃就好。”
   “那就好。”鹤丸心想,结果刚将白粥送入口中就被三日月的下一句呛了个半死。
   “况且,”三日月凉凉道:“我可是个败家子,怎么能不省着点饭钱呢。”
   “咳咳咳咳——”鹤丸咳了个惊天动地,在三日月的话语下呛的满脸通红,尴尬地说:“吓到了…昨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我并不缺钱,你没必要这么省的。”
   “我知道,昨天给你收拾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你的存折。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我还不饿。”三日月拍着他的背安抚道。
   鹤丸的神色僵了僵:“存折?哪个存折?”
   三日月把粥吹凉递给他,说:“床单下面那个。我并没有翻你的抽屉和柜子。”
   “那就好…”鹤丸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接下来不再说话,快速的将早餐扫荡一空。孰不料自己一刹那不对劲的神情并没有逃过时时刻刻关注着鹤丸的三日月。
   是有隐情吗…
   三日月没有出口发问。
   饭毕,鹤丸夹着公文包去上班,三日月站在门口送他。鹤丸出门前踌躇了一下,转身回去,伸开双臂抱了抱三日月。
   “嗯…我会用心的把你当作男友的。”鹤丸挠挠头发:“我是说,我们可以试一试。你是为我而来的,我们需要磨合,不然对你不公平。”
    三日月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嘴角弯出一个很大的弧度。
   像终于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喜出望外。鹤丸心软的想。
   “好的,”三日月用力将鹤丸拥在怀中随即松开他,“你该去上班了,不然要迟到了。”
   “我很高兴。”他说。
   鹤丸关门前又回头瞥了一眼,三日月笑着冲他挥手。“我很高兴。”三日月又重复了一遍。
   一种陌生的情愫充满胸腔,鹤丸按了按胸口,觉得热气从胸腔直冲到了脸上。
 
 
   在迟到之前,鹤丸赶到了编辑部。
   “呼…哇——吓死了,还以为要迟到了呢——”鹤丸毫无形象地瘫在办公桌上大喘气。坐在隔壁的莺丸捧着茶杯探过头来,好奇道:“你平时不是很早吗?今天怎么这么赶?”
   鹤丸随口答道:“啊,有亲…”本想用亲戚这个借口来搪塞,却想起三日月早上那个满怀期盼的眼神。鹤丸摸了摸鼻子:“…是男友啦,男友最近住在我家,早晨起晚了点。”
    “…哦——”莺丸露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神情。
   “不是啦!并没有做什么!”鹤丸恼羞成怒,随后在莺丸的眼神中意识到解释只会越抹越黑,只得以要找一期交文件为由逃之夭夭。
   站在拐角处,鹤丸摸了摸脸。说出“男友”的一刹那面上火热,心里却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评论(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