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定制男友#07

椒为:

※最近真的有点忙,更新晚了抱歉!!![土下座]
※总感觉我给鱼肉挖了个坑:)
※OOC有,私设有
  
   
   
   
     尴尬。
   大写的尴尬。
   银屏上披散长发满脸血污的女人在拼命尖叫,银屏外尖叫声也此起彼伏,间或夹杂着女生急促的抽泣声。
   只有鹤丸和三日月两人周围像一片净土。
   鹤丸老神在在地将最后一粒爆米花塞进嘴里,用余光瞥见三日月打了个哈欠。
   ……恐怖片计划失败。
  “要不…走吧?”鹤丸小声说。
   “不看了么?我以为你很想看。”三日月又打了个哈欠,用手指拭去眼角的生理泪水。
   “不……没什么好看的,走吧。”鹤丸无力道。
   接着,三日月从善如流的牵起他的手,猫腰穿过观众席。
   三日月的手有力而温暖,鹤丸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
   “干嘛啦,这是在外面…”
   鹤丸试图将手抽回来。
   黑漆漆的影院,五光十色的屏幕,环绕满室的喧闹,路过身旁的女生正攥着男友的手抽气。
   三日月突然转过身来,将空着的另一只手伸过来,食指轻轻点在鹤丸嘴唇上。
   “嘘——”
   三日月冲他眨了眨眼。
   好近,近到能看清三日月眼中的促狭。
   鹤丸的脸唰的热了。
   随后他发现,坐在一旁刚刚还吓的要命的女生此时正捂着嘴两眼放光的看着他们这过于暧昧的姿势。
   鹤丸简直没脸见人,迅速将三日月拽了出去。
  
   最终,“约会”也只有在逛超市中草草收尾了。
   三日月自告奋勇要做一顿丰盛大餐,一回到家就扎进厨房。鹤丸在阳台发了会儿呆,又跑进厨房看三日月做饭。
   三日月围着鹅黄色的围裙站在流理台前,背影挺拔。即使是做饭中一举一动也显得赏心悦目,流畅的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鹤丸在门边靠了一会儿,看的直心痒痒。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三日月搭话。
   “喂,你怎么一点都不怕鬼啊。”鹤丸就着三日月的手吃了颗草莓,含含糊糊的说。
   “因为我是鹤的完美男友,就算遇到鬼也要护在你身前啊。”三日月理所当然道。
   鹤丸没吭声。
   过了一会儿,三日月以为鹤丸走了,回头一看鹤丸还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在你之前好久没人给我做过饭了。”鹤丸突然说。“你以后也会走吗?”
   “如果你愿意要我的话,我会一直留在这的。”三日月说。
   鹤丸突然感受到了三日月的不安。
   这段关系的开端就莫名其妙,现在来看更像是个“男友过家家游戏”。看来心中不踏实的不仅是自己。相比之下,没有退路的三日月明显会更彷徨些。
   可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
   “三日月,你是谁呢?是什么呢?为什么是我呢?”
   三日月背对着鹤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是你的男友,只是你的男友,只是因为是‘你’而已。”
   鹤丸伸手从背后搂住了三日月。
   不再是过家家般的“同床”,“约会”。而是实打实的,去容纳了他。
   三日月宽阔的背脊让人安心,鹤丸将头靠在他背上,笑道:“这么拘谨?只是男友就够了?”
   三日月猛地转身,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总之,第二天鹤丸出门时嘴唇还是肿的。
   昨晚到了最后场面完全一团糟,鹤丸靠在流理台上被亲的喘不上气,碗勺和备好的菜掉了一地。三日月挤在他双腿之间不断贴近…
   不过最后还是没做,鹤丸说还没准备好,第二天还要出门。
   三日月对于鹤丸出门不带自己的行为十分不满,导致鹤丸不得不付出了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安慰。
   从铁路换乘公车后,鹤丸站在一栋大厦前。
   ——DWW有限会社,当前最大的pc游戏制造商,以及[定制男友]的推出者。
   距三日月到来已有段时间,事实上应该是带三日月来检查的日子。但鹤丸却对三日月瞒下了这份通知,独身前往。
   因为有些事情,他想要弄明白。
   比如[定制男友]到底是什么。
 
   在层层接引之下,鹤丸来到了一个全部由银白色金属构成的小房间。房间里有很柔软的布艺沙发,和整体风格格格不入。办公桌前的人走上前来,是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士。
   “您好,我是第一实验室的负责人,三条。”
   鹤丸与他握了握手,迟疑道:“您好,我是三日月宗近的…”
   “男朋友。”
   鹤丸飞快地说出这个词,脸颊有些泛红。
   三条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和蔼的笑起来。
   “你还是头一个用了‘男朋友’的人呢,以往来的人多是用‘主人’或是‘持有者’。看来你跟那孩子感情很好呢。”三条笑着说。
   “啊?原来可以用这些词的吗?”鹤丸大窘。
   “哈哈哈,这要看您自己的定义了。我是三日月的‘父亲’,是创造他的人。不过他大概不认得我。怎么没见他来?”
   “唔…”鹤丸含糊道:“有些原因,我想私下问问您。”
   “请说。”三条为鹤丸倒了杯白开水,示意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则坐在了他的对面。
   鹤丸握着茶杯,干脆利落的开口:“我想问问您,[定制男友]到底是个什么原理?三日月是人吗?”
   “您真是个果断的人呢,既然怀着这样的疑问,还能坦诚的接受三日月。我先代那孩子谢过您了。”三条道。接着他站起来,:“虽说要求一视同仁,但三日月真的是我用了很大心血的孩子呢。如果您愿意签订保密协议,我愿意破例带您去实验室外间看一看。”
   鹤丸自然应允。
   他摘去了所有通信设备与记录仪器,随着三条穿过一条条安静的回廊,情不自禁的开始胡思乱想:
   万一这是个违法工厂,里面全是人体残肢,三条把我骗过去一刀切了贡献给三日月的兄弟姐妹…哦不为什么要想到三日月…啊这明明全是男友哪来的姐妹…万一有人妖呢…会有人这么恶趣味么…这里怎么感觉阴森森的…不会是恐怖伯爵宠物店一样的东西吧……那可希望三日月是只兔子之类的小体型动物,最好提醒和力气也能缩小点……
   鹤丸开始幻想三日月长出兔耳朵,乖乖趴在地上的情形,笑的脸都酸了。
   三条用余光奇怪的瞄了他好几眼。
   
  在鹤丸的想象中,这种实验室一定很阴暗,充满了消毒水与福尔马林的气味,到处塞满奇怪的东西。
   可事实是,这间巨大的实验室阳光充沛,干干净净。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来往有序。
   “喏,那是第一实验室最新的成品。”三条指向实验室中央一个巨大的椭圆箱体。里面充满了透明液体,立着一个有着茂密白色毛发的健壮男人。男人闭着眼,带着呼吸罩和一大堆管子。
   “他可以算是三日月的兄弟呢,只不过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相认吧。”三条专心的看着那个实验皿。
   鹤丸也看向那个实验皿,想到原来三日月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实验室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实验皿中咕噜咕噜的流动着气泡。
   “所谓定制男友呢,”三条说:“请让我来为您解答。”
 
    
※我真的查了有[有限会社]这个说法!

评论(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