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缠绵游戏(ABO)_致啊椒

*啊椒的生贺,祝生日快乐@椒為
*ABO
*A三明×O鹤
*he
*私设有
*r18

由于人类进化,现今人类的第性别分为两层,第一层就是男和女。第一性别大分为三类Alpha、Beta和Omega。A为主导,然后B是普通的人类,O是最弱细却是最珍贵的人类。

原本刀剑本没有第二性别可言,然而化作人类后就是令一个说法了,在化作人类后,刀剑男士第二性别被开发了。
从此问题就接踵而来了,本丸是一个集体生活的单位,这环境对Omega而言可是十分危险,虽然政府鼓励生育,亦恨不得所有Omega都与Alpha走在一起,但刀剑男士存在著暗堕的问题,使政府十分忌讳,因此政府高度保护作为Omega的刀剑男士,甚至帮忙掩饰刀剑男士的性别。

「鹤桑我把除味灯放在你床边,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吧!」
除味灯是政府专为保护刀剑男士制造,这是伪装成花灯的机器,作用为消除Omega发情期的味道和阻隔信息素(请大大把他当作打开就嗅不到味道的神器,千万不要深究),只有本丸内的Omega才知道真相。
审神者把这器械放到鹤丸的被铺旁,但作为Omega的她,出于同性相斥的原因,忍不住捂著自己的鼻子,厌恶著Omega发情期的味道,随即又觉得自己很失礼,立即向鹤丸道歉:「抱歉...」

「啊哈哈哈,吓到我了,你竟然为了这种事道歉。不用在意啦~晚了!回去睡吧!」躺在床铺上的鹤丸只是戏皮笑脸地回答,对待审神者就如对待孩子一般宽容,今天的他有发情的迹象,因此审神者赶紧切下他的任务,咽下大量抑制剂的鹤丸只有躺著的份。

若果有两情相悦的伴侣,那么鹤丸就不用如此痛苦,极力去掩饰性别,其实鹤丸心里早有所属,那片明亮的新月,在他心中是无可取替,这片新月的地位在鹤丸心里从未动摇,但这片月亮向来高洁,尘俗的事物从未能动摇他,根本就遥不可及。
奈何鹤丸也很清楚自己心中的阴霾,表面上活泼,但事实上心里无法界定自我,有时在战斗时他会忘却生死。甚至心底里已经陷入自我厌恶的状态。
所以他不打算追求或接近自己心仪的那人...三日月宗近。

「抱歉...鹤丸桑,我走了,好好的休息吧!」审神者有点放不下心的回头看了鹤丸一眼,鹤丸轻轻地挥了一下手,以示没事,使审神者倍感爱莫能助。

审神者不是第一次从鹤丸的房间走出来,三日月已经看惯了这情境,要说的话并非说是习惯,只是麻木而且。
三日月喜欢鹤丸,这份感情已经跨越了千年,直到得到人类身体以后,两层性别立即被挑明,三日月是Alpha,鹤丸也是Alpha,即使自己不介意两层同性恋,但鹤丸不一定会接受他。

好比说作为Omega的审神者经常半夜出入鹤丸的房间,就已经足够说明鹤丸的取向是正常,虽然从审神者的身上早有被别人标记的痕迹。但是若说两人这种频密又亲近的接触,却没半点异心,谁也不相信吧!

听说今天鹤丸有点生病,这正是三日月去找鹤丸的借口。

「鹤,睡了吗?」三日月轻拍著鹤丸的房门。
「三日月吗?」发情期的鹤丸压根睡不好,很快便从半睡的状态中醒来,蓦然想起自己忘了锁门这个真相。

「嗯嗯,鹤丸身体无恙吗?刚才听说你生病了,我能进来看看你吗?」三日月终究还是优先关心鹤丸的身体状况。
「不...不用了!」鹤丸心知不妙,三日月是Alpha , 这是鹤丸知道的,所以这时候的三日月对鹤丸而言是极有杀伤力。除味灯能消退Omega的味道和阻隔信息素,但不代表同样能阻隔Alpha的味道和信息素。
此刻三日月每一字每一语都在侵蚀鹤丸的意志,Alpha的味道愈来愈浓郁,鹤丸很害怕自己会做出一些脱轨的事。
Alpha向无法抗拒发情的Omega,Omega也无法抗拒Alpha , 这是天性,更是本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三日月的话事情一定会失控。
他不想在非三日月意愿之下,使他标记了自己,逼使他付起重担,使三日月无法与真正合适的人在一起,这是十分自私的行为,这样做鹤丸会看不起自己。

「鹤是重病了么?我还是进来看看吧!」
「不!不要进来!」
三日月哪里知鹤丸的心意,他只知道平时一定会回复甚么"啊哎呀哎,原来三日月是要来看我的病相么?真是吓到了!"但现在鹤丸只是虚弱地说不用。
怎么说也让三日月担心透了,于是无视鹤丸的抗议,推门进入鹤丸的房间了。

鹤丸只觉得现在要多糟糕有多糟糕,随著三日月靠近,Alpha的信息素愈强烈,鹤丸当机立断把自己窝在被铺中,这样使三日月愈更忧心,隔著被窝把手放在鹤丸的脑袋上。
这次鹤丸的发情期真的来了,由于以往都是以药物解决,所以这次来得特别凶。

「鹤是很辛苦吗?怎么...」连我都不愿见么?
本来三日月是想这样说的,然而他由千年前从来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被鹤丸推倒,甚至压住。不知什么原因,鹤丸忽然从被铺里跳出来,还用力推倒他,使三日月完全反应不过来.

由于机器只消除了发情的味道,亦并非百份百阻隔信息素,因此在鹤丸触碰到三日月的肌肤后,触电的感觉传遍了三日月的全身,怎么也压不下这种感觉。燥热,很想用什么来舒缓发泄。

接著鹤丸又很暴阻地说「既然是你自己找上来,那之后就不要对我抱怨。」

-----------------------------------

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7334

http://m.weibo.cn/5235467241/3971848641531779?uicode=10000002&mid=3971848641531779&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71848641531779&lfid=2304135235467241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



「你要去哪里?」三日月一手把鹤丸再次拉入被窝,
「哟!我还以为你会更晚才起来,所以去厕所。三日月...早上好!」当然去逛逛是说慌的,鹤丸根本不懂处理眼下的场面。
三日月木无表情地看著他,更说「不太好!」不知为何,鹤丸感受到三日月就是很暴燥,也难怪一时大意标记了不喜欢的人,没狂抓已经很好!不愧为...宽厚?大量?的天下五剑...

「我是Omega这件事...吓到你吗?昨晚...抱歉了,我处理不好...把你牵扯进来了,那当扯平好吗?」没有不曾标记别人的Alpha能抵抗得到发情的Omega,整件事上是他的错,如果当时没有与三日月狂欢的私念的话,大概会有解决方法,也不至于现在处于最坏情况。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这番话却更进一步惹著三日月
没想过三日月会逼自己就白话「我是说昨晚的事...你不需苦恼,善后我会找审神者解决,你恢复原本的生活即可。所以...」"不要讨厌我"...这些话都是他最不想开口的,他知道说出来就等于决裂,其实他半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他喜欢三日月宗近,但因为半点私心,整个物语也只能今天告终。每一字都在粉碎自己的本心,每一句都显得如此凄凉。偏偏最后一句最真实的感受,却没有表达出来,是个最可悲的结局。

「你是说...你的未来不需要我么?」三日月的样子简直惊震到不得了,甚至...有点受伤。一下翻身,便将鹤丸压住,更逼使他对视自己「鹤你是否搞错了什么?虽然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但先出手的是我,爷爷的可不能大量到把自己深爱的人拱手相让出去,你恨我也也无妨,我不会让你逃离我!」
三日月停滞一下又说「再者,受损的人不只有你,标记了你的我以后再难以对别家的Omega动情,我的身心都交给了你,那么你是否该对我负责?」
三日月宗近喜欢的人,哪会被说两句就放走

鹤丸愣呆了好一会
「三日月...你吓到我了...」对著疑似告白却没来得及消化的鹤丸,语无论次的回答三日月。
「鹤,我想知道你的答案!」三日月的眼中泛起一阵一阵涟漪,神情里尽是无助,毫不掩饰的软弱。

「吓到我了,我还以为著你会不喜欢我,真的对任何事都不动容,所以才说了这种话...没想你如此喜欢我,真是受宠若惊...」
「我喜欢你,三日月,你愿意跟我交往吗?」鹤丸从心一笑,轻轻抚上上方那人的刘海。既然底线被跨过了,三日月也喜欢自己,那无谓再逃避
「我当然喜欢鹤,而且喜欢很久了!」听到鹤丸的话,三日月渐渐露出欣喜的神情「没想到我们都如斯妞妮,甚好!我们交往吧!我唯一的Omega」

「嘛...想著以后要跟你这老人痴呆一起,真是...」鹤丸牵起了三日月的宽掌
「哈哈哈,甚好甚好!」十字紧扣,成了一种只有两人明白的诺言

最后,本丸诞生下一对最虐狗的闪光弹...

End


评论(8)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