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君

【三日鹤】定制男友#10

生而为物,诞于尘世的牢狱中,也就注定活在剧本,一切所谓的缘份,所谓因果,所谓的命运,也只是人们慰籍心灵的借口。
生命从诞生就必然迈向尽头,何必为这场可笑的闹剧而苦苦挣扎呢?

当你有一天发现世界已经物事人非的时候,不需要惊慌,因为一切也是某人埋下的圈套,你只要往著陷阱重重踫进去就对!

黄昏的天空是澈灯的,地平线近在子尺却又遥不可及,坠落的窒息感令人安心,冰冷的气压渗入心,续渐远离金烁的云采...
感觉...很和暖
如果你的声音没有带上哭腔,那...一切都完美了...

------------

自从那天起鹤丸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更是足不出户,整天窝在被窝中,任三日月如何呼唤也是没有效果
除了三日月把饭菜端到房间,或是上厕所,洗澡之类这些必须活动,鹤丸都不愿意活动,人渐变得瘦削,眼袋和黑眼圈续渐扩大...
除了配合鹤丸,希望他的心结会续渐好转之外,三日月不知还能做什么,因为他始终也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局外人...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鹤丸的手机不断响起,寻找他的人源源不绝,但手机的主人始终没有回应,在某一次电源都用完,三日月把它静静地放在抽屉中。
担心鹤丸的人当然不会就这样作罢,好几次友人登门拜访也被鹤丸拒诸于门外。

直到一次某人亲门拜访后,一切都改变了。

三日月不认识面前的男人,那男人穿著一套西装,头发带点花白,脸容布满一条又一条的皱纹,虽然他满脸愁绪,却遮掩不住男人慈祥的气质。
「请问鹤丸...鹤丸国永在这里吗?」那男人问
「嗯...请问你是...」三日月有点疑惑了,在他记忆中,鹤丸好像没跟多少个50岁以上的男人来往过...

「我叫三条宗近,是DWW有限会社的研究人员,也是...你的父亲...」三条若有所思的对著三日月说
「我的...父亲...」三日月睁大了眼眸,瞳孔中倒影著的是一个素未谋面,却是与自己物不可分的男人。
潜意识中,三日月仿如再次回到那苍白的房间,虚无地困在充斥著高压药水的器皿中,浓密的刺鼻的气味冲上脑袋。
使三日月恶吐感忽然涌上喉咙。

「抱歉,我不认识你,请你离开!」三日月白脑一片空白,介时重重地关上大门
而三条敏捷地按住只剩下一条缝隙的门扉
「我知道你是难以接受,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跟鹤丸谈会。」三条没有因为被三日月拒之于门外而退让,他面容坚定,似乎是下定了若今天见不到鹤丸,就绝不离开的决心!
「不行!」三日月有种的预感,若果让这男人跟鹤丸见面,一切将会变得无法回头,因此他坚决地不让男人步入门口

「三日月,让他进来吧!」可能是动静太大,因此把躲在房间的鹤丸都引出来了,多天来,这是鹤丸说的第一句话
「鹤...」三日月不可置信地盯著鹤丸愣了好一会,又徐徐难受地移开视线

「三日月,你买了饭菜没有?」鹤丸看著三日月那犹豫不决的样子,于是问他
「...还没」三日月支唔地回答
「那就好了,我跟三条先生想要聚聚,你给我买点饭菜回来就差不多了!」鹤丸的逐客令下得非常明显,任谁也能听得出来。
「但...」三日月当然明白,但他可是十万般不愿意让鹤丸与这位三条先生独谈。他想要阻止,然而无法开解鹤丸的他没有资格,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把停于半空的手放下。

「怎么啦!你是怎样的表情啊~只是愉快地谈个天又不是要给你戴上绿帽子,别担心嘛!快去给我买好吃的,今晚要来个豪华大餐!」鹤丸的状态就一如既往的闹著玩,但三日月知道的,鹤丸可是在勉强,努力地强颜欢笑。
看见鹤丸为安慰自己而扯出笑容,三日月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听从鹤丸,而离开这空间。如果当时三日月知道故事结局,那他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开,而是不惜一切地阻止。

「鹤...我明白了...」就算是多纠结,最后三日月还是离开这场所了,走之前还依依地回看鹤丸多眼。

三日月离开后,空气瞬间冷却下来,屋子里的两人呆立著面面相觑。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鹤丸「三条先生请随便坐啊」
三条和善地对鹤丸笑了一个,便坐下来。

鹤丸也随著坐下,然而任谁也能看出来,那阴暗的脸可一点也不轻松...
「三条先生,我想起一切了!」

--------------------

「呐!三日月,怎么这种眼神看著我?」鹤丸看著盯紧自己的三日月,疑惑地问他
「不...」三日月的样子有点妞妮「鹤已经没事了吗?」
「能有什么事啊?再说若我不去上班能养活你这败家子吗?」鹤丸有点无奈地反问三日月
「...也对」三日月始终放不下心
「那我出门了!」鹤丸开朗地对三日月说

伴随是一个深深的拥抱,鹤丸很少会主动拥抱三日月。这刻围绕三日月的双臂,就仿如想把他的一切都抱在怀内。
时间就仿如停在这一秒,宁静的,不容任何人打扰。这是鹤丸人生中,最光辉,最鲜明。最美好的一页。
三日月的影子已经盖过人生中所有灰暗的记忆...
拥抱最终以青蜒点水的一吻结束,依稀中三日月听到似有似无的一句

「再见了!」

--------------

独坐于只有自己的房间,不安感汹涌而上,刚才鹤丸的样子给人说不出的奇怪,自从那天他与三条会谈后立即恢复原貌
但三日月知道这是虚假的,这只是鹤丸不想让自己担心而装作成常态的伪像。
鹤丸始终没有告诉三日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三日月也很配合,不去追问
就仿如局外人一般...

鹤丸已经离开了两小时
三日月无意中瞄到抽屉,鹤丸的手机依然静静地躺在这里,上班不携带手机吗?怎么说也很奇怪啊
虽然很缺德,但三日月还是再做了一次
「...嘟...嘟...喂?」
「你好,一期先生,请问鹤在吗?」
「请问...你是?」
「三日月宗近,鹤的男友,想请问鹤在办公室吗?」
「喔喔,你好!鹤丸殿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他不在这里......」
听到一期这么说三日月额角落下了一滴冷汗,脸如铁灰。再怎样说鹤丸上班的地方不远,离这里不需半小时便能到达,再怎么塞车,走路也到达了吧!
「上次亲门拜访...」
「好的,谢谢你!」三日月没有多言立即挂下线
抖震的手紧握手机,倒影著凝膜的双眼中尽是挣扎,颤抖的指尖最终迟疑地按下了一个电话联络人--"三条先生"

-----------

天空放睛,夕阳下的余光会是多美,世界是美好的。即使人间不绝的哀嚎依然无法传达,但四季依然会更变,美景依然会暂露头角。
对!世界是美好的,只是人世的愁绪太过苦痛

坐在空无一人的顶楼上特别舒畅,只要一跃便能得到永远的安宁。到底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父亲?
绝不!他只是为达目的亵玩生命的疯子,直到今天对他只剩下怨恨
母亲?
也不!她只是个错爱疯子而被糟塌送葬人生的可悲女人,情份...系不上
三条先生?
不!他只是个善良的陌生人,明明知道一切却不及早阻止的旁观者
朋友?
亦不,没有了自己,他们依然会继续生活,最后连自己的影子也会消失无踪

那...谁来爱我啊?

说起来...好像有个笨蛋曾经对著自己说过,他只属于鹤丸国永,还常嚷著他是鹤丸国永的男友。
对!或许就是这笨蛋,这笨蛋令他感到安心,令他感到温暖...
原来幸福就是至死不渝的陪伴
看似很垂手可得,却是遥不可及的事物
看来自己早已得到一切了

「鹤!」这世界还真奇怪,刚刚想起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你的眼前
「真巧啊!这不是三日月吗?你来是要干什么啊?」眼看喘息不绝的三日月,看来是跑了很久才来到这荒废的工场,然而鹤丸用著挑逗的态度回应
「下来!现在立即给我下来!」眼看著坐在高楼围栏边的鹤丸,任谁也能想到下一步将会发生如何的事情。要不是三日月觉得事儿不对劲而拨号三条,他根本找不著鹤丸的位置。

「如果我说不呢?」鹤丸笑意更深
「那我把你拖下来!」这应该是三日月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怒火
「真是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鹤丸不屑地问道
「难道我不像在阻止你吗?」三日月回敬了一个不逊于鹤丸令人厌恶的笑容

「那么...三日月宗近你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我?我死我的事,与你无关!」鹤丸大动作的把身体转过来,使三日月有一刻产生了以为鹤丸要下来的错觉。

「我是你的男...」三日月立即回应
「你真是这么想?」却被鹤丸打断「我可从没有把你当成男友,又烦又无能,根本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鹤丸消散调笑的脸,神睛异常认真地说
「最重要你不是人,是只怪物」
「我只是配合你,去玩场过家家,没想到你竟然把一切当真了,真是笨得无可救药啊!」

【对!我们都是不配有爱的怪物】

三日月的世界只有鹤丸一人,一切人类的爱都是由鹤丸得到,然而...到头来鹤丸并没有正视过他,从没有对自己认真过,或许心会因此枯萎...然而
「鹤,你在说谎!我知道你并非毫无保留的爱著我,但是你刚才说的话都不是真的,即使你的嘴巴很会说,但那些幸福的笑容,那温暖的拥抱,都不是骗人的!」三日月坚定不移地说
「如果一切都是真,你就不会露出比哭还可怜的笑容」
我们只输给时间,如果我一路有陪伴你,那你是不是会更信任我,更依赖我?
三日月一步一步地靠近鹤丸

【但你却如此深爱我】

「原来你是这样想?」鹤丸脸上不屑的表情消失后,份外忧愁。他好像是看著谁,或是要记著谁,鹤丸怔怔看著前方...三日月的方向
「但你错了,跟你一起我从不感觉到幸福,只有一鼓烦燥感,我对你,也对这世界感到厌倦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渣,不值得你留恋,所以忘记我吧!你值得有更好的人生。」

【正因为这样...】

他吸了最后最深的一口气
「五阿弥切,你自由了!」

鹤丸国永留下一句义意不明的话

身体就往后倾倒
也正正是这一刻,三日月用尽人生中最的气力奔跑
当快要接近时,他擦过鹤丸的手,也只是擦过
擦过却是一唯的机会
最后他眼睁睁,也只能看著这生最爱,从高处堕到地面

鹤丸国永就在三日月宗近眼前,在这世界的一员,切底消失
「鹤!!!!!!」

【但愿来生我们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傻白甜。对!当然我要当上面!】

一个倒身,所有情,物,全都完了
此生的因果关系全都缘绝

黄昏的天空是澈灯的,地平线近在子尺却又遥不可及,坠落的窒息感令人安心,冰冷的气压渗入心,续渐远离金烁的云采...
感觉...很和暖
如果你的声音没有带上哭腔,那...一切都完美了...

【再见了,我爱你】

最后在三日月宗近美丽的眼睛中倒影的是血花四浅的场所和扭曲得不成型的身体。

~~~~~~~~~~~~~~~~~~~~~~~~~~~~~

最近在上班,很累很累很烦燥
每天十几小时我累死,上学是最好的~~~
这么久没更新抱歉了
之后交给啊椒了

评论(22)

热度(81)